巨型蝦子午餐吃到一半,管家就以比平常恭敬更多倍的態度來到愛德華的身邊小聲的傳述了一個令愛德華臉色大變的消息。

那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好消息了。雪琳看著同桌大半的人臉色變得黑黑的,心想一定是他們剛才說的那位麻煩的老人來拜訪了。

「跟他說我在用餐,請他等著。」見愛德華沈著臉默不作聲的看著自己,妮古則是處變不驚的稍微停下用餐的動作,向管家揚起一個親和力十足的笑容。

「約里克這麼不通氣選用餐時間來打擾呀!」阿修斯大口大口的吃著大蝦肉,手邊的餐酒杯也是一杯接一杯的斟進去,他和愛德華一樣,聽到客人來訪之後伸手拿酒杯的次數明顯變得頻密多了。

「因為他擔心我們一吃完就出發,到時要追也追不到我們了。」妮古示意侍餐的侍者再為她上一份蝦肉,似乎打算由得那個客人等個痛快。

這一場被妮古刻意拖延了的午餐花了不少時間,而在大夥移動到會客室之前妮古單獨上樓去拿回那個放著淚血石的銀黑色盒子。

會客室的門打開了,菲文站在雪琳的身後跟著進去,而在裡面等候的老人看到雪琳跟著走進來先是挑了一下眉,然後支著拐杖站了起來恭迎女士入內,完全奉行帝國一貫的貴族禮儀。

「好久不見了。約里克大人。」雪琳和菲文不認識這個老人所以只是簡單的點頭致意,可是和老人認識的三人只有尼古拉一個上前一手放在背後,一手放在前方腰部的位置深深的向老人鞠了一個躬。

雪琳知道這個行禮的方式,雖然在公國沒什麼人會做,但是她記得當初惡補禮儀課的課本時看到書上有簡介過三個國家之中特別要注意的行禮方式。尼古拉做的是帝國的貴族之間對上位者用的方式,放在身前的手置於腰間。和東方王國置於胸前不一樣。

「的確很久了,尼古拉。我是多麼希望能早日在帝國看首都見到你而不是遠至此地的公國賭城。」名為約里克的老人朝尼古拉點點頭,憑他的話雪琳知道這個老人難怪是他們都覺得難搞的對象。他的語調不高不亢可是又讓人不禁感到壓迫感,就像她現在被他看了一眼已經不禁生出不知所措的感覺。

「我是約里克.西米賀文。」老人拿著拐杖緩慢的走到她的面前打量了她一下。

「你好。我是雪琳.希格洛。這位是…」

「菲文.蘭森。王國騎士團的一員。公國馬赫塞侯爵請來給這位小姐的護衛,這事我已經由維納羅的岡亞那爵士口中知道了。」約里克看了菲文一眼,帶著皺紋的嘴角仍是一點弧度也沒有,讓人猜不清楚他對雪琳和菲文抱持什麼樣的印象。

老人擺手示意大家不用顧慮他可以坐下時,獨獨沒有向阿修斯作出任何的表示,不但沒有看他一眼,甚至故意當作自己沒看到這位金髮青年的存在。

雪琳有點擔心的偷看了阿修斯一眼,但脾氣暴躁的青年詭異地一笑,沒有對老人咬牙切齒,也沒有大吵大嚷踹椅子。直到妮古拿著銀黑色的盒子開門進來。

像是反射神經似的,約里克一看到妮古的身影立即彈了起來,雖然手上還是拿著拐杖,但動作比當當俐落敏捷多了。他飛快地走到妮古的面前,向她行了一個和尼古拉剛剛做過的行禮動作。

「妮古她…」

「身份一定不簡單,雪琳也發覺了的吧!就算她在黑街這組織裡再厲害,作為貴族和分會長的桑伯特也沒有必要對她必恭必敬,會形成這樣的現像一定是因為妮古本身的地位問題。」菲文小聲的說著,他沒有細想過妮古是什麼人,她的背景沒有阿修斯的好猜,至少阿修斯還有他們共同的老師作為線索,而妮古則什麼都沒有。對於她是帝國那一郡的人,什麼階級他都沒辨法打聽得到。

「你還很精神嘛!約里克。」妮古向彎著身的老人仰出了手,老人立即有禮地執起輕吻了一下。

「托殿下的福,我這幅老骨頭現在也還很健壯。」雪琳聽到了一個頗具震撼性的稱謂,妮古原本的伙伴都沒有什麼吃驚的表情,所以雪琳只好看向和她一樣驚訝的菲文那裡。

菲文金綠色的眼睛透著他也不知道的訊息,而他們兩個人困惑的表情沒有逃過妮古的眼睛。

「這樣是好事。坐下吧!」簡單的再寒暄了一句,妮古就自顧自的坐在我的身邊,然後向一直被約里克漠視的阿修斯招手。所有的主導權都掌握在妮古的手裡,就像一直以來的那樣妮古會站在領導的位置,就算阿修斯有任何意見,大體上所有的安排都會基於妮古的計劃。

她習慣領導,被稱呼為殿下,黑街和帝國貴族都對她禮讓三分。就算一下子難以說服自己身邊就有一個身份顯赫的人存在,但雪琳並沒有嚇得把尖叫之類。自己重生過來都當上了侯爵的養女,一個殺手都可以是侯爵。那麼妮古是殿下也不是出奇的事了。

而坐在妮古身邊的阿修斯明顯地被約里克瞪了一眼,但是礙於妮古老人好難很困難末嚥下責備的話。

「這個就是我要給雪琳妳看的。」妮古把手上的銀黑色盒子遞了給雪琳,而當她想把盒子的蓋打開的時候,那位老人卻出聲阻止了。

「殿下,您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要阻止您取得這夥淚血石吧!」

「當然知道了。約里克不只是作為我的老師在擔心我的一舉一動,更擔心當年淚血一族的抹殺事件的真相會被我查出來不是嗎?」

「前面一點我不否認,不過後半的內容請怒我不能表示同意。殿下。讓那個女孩碰到了那夥淚血石會發生什麼事,您確定這樣做真的好嗎?」約里克板著臉試圖用話語去阻止妮古。

「為什麼你要阻止我琳追查真相呢?因為在暗處授意做出那樣的事的是皇兄嗎?」妮古笑著說,但是約里克沒有回答,而尼古拉和愛德華卻是在『皇兄』二字出來之後臉色變得青白。

「……妮古小姐,在雪琳打開這個盒子之前,妳可以先告訴我們妳是什麼人,當年抹殺淚血一族的事又是怎麼一回事嗎?」菲文伸手按住了雪琳放在盒蓋上的手。這個盒子的東西似被雪琳碰到的話會有什麼不能預想的事發生,他絕對不可以任由這樣的事情發生。

「菲文?」手被菲文的手覆著,而且愛德華和尼古拉又偏偏這個時間把視點集中到她的手上,這個情景是很尷尬,但也不及菲文和妮古之間的氣氛讓人難受。

兩人對望了一下之後妮古帶著笑意的輕嘆了一口氣。

「約里克是帝國前任宰相,我的其中一位老師。而我是什麼人你們大概都猜到了吧!帝國惡名昭彰的皇室成員之一。」

「殿下,最後一句的形容和事實並不相符。」約里克再一次皺起了眉頭反駁。

「是嗎?我覺得蠻合適的說。」當事人呵呵笑著。

「妮古是公主?」

「公主這個稱呼比較適合穿著蓬蓬裙只知道在舞池飛舞的深閨皇家女。不過事實就是這樣,我是個離家出走的公主。妮古哈拉斯娜.瓦古瑪。」

「那個,連名字都沒有改假的嗎?」雖然知道在爆出這樣的身份真相的時刻問這個問題很蠢,但是雪琳還是忍不住開口,公主的名字總會有人知道吧!要離家出走不是需要隱藏身份的嗎?

「沒有呢!沒什麼人會想到帝國公主跑出來做傭兵的。好了。我的身份請輕輕帶過,約里克到你把事情解釋清楚。」

「不!不用了,在聽你們說之前,我想先看看盒中的淚血石。」雪琳阻止了正要開口述說的約里克,然後看向還把手覆在她手上的菲文。

「雪琳…」

「我沒事的。這是父親留下來最後的寶石,我知道裡面有很重要的訊息。」動用了魔力的那一刻,藏在身體深處的記憶住部解封湧了出來,雖然那些都只是小雪琳看過的一些重要景象而且,但最重要的是當初她看不到內容的那封由父親寫給雪琳的信上寫的是什麼,她已經知道了。還有如果利用自身的魔力去讀取父親留下的寶下中的訊息。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