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睜開眼睛之後,你得記起有某個人由你的生命之中完全消失了的話,那這個早晨的心情到底會變成怎樣?雪琳現在正陷入這個莫明的情緒之中。

休息了一晚,身體的不適和疲憊都消失得差不多。她坐在床上看著厚重窗簾下透進來的燦爛陽光。新的一天又開始了,不過由這一天開始賈圖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她的面前了。這個事實令她感到有點落寞,但是她沒有再哭了。他的離開她不好受,但是她知道光是哭是沒用的,傷心的情緒發洩過了就要振作起來。

在床上反了個身坐起來,兩隻造型有點陌生的布偶隨著她拉開被子而出現在面前。雪琳有點愣然的看著這兩隻有著長耳朵和一排尖牙和利爪的布偶,看來她還是要找個時間看看這個世界的動物圖鑑才行。

腳才踏到地面,女僕就察覺到她的動靜把熱水等梳洗用品送了進來,這個畫面令她又回想起剛剛以雪琳的身份重生在這個世上的時候跟在自己身邊的艾琪。同樣的她也是不會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了。

如果自己沒有重生延長了雪琳這個存在,這兩個人是不是不用死?這個問題又冒出來了。

「小姐?」

「呀!不好意思,我走神了。」剛起床就讓思緒陷入了複雜的思考之中,雪琳像是發呆似的在女僕喚了幾下之後才意識到有人在叫自己。

「那兩只兔子小姐還喜歡嗎?是侯爵大人吩咐連夜趕製出來的。」

原來那看來很具攻擊性的動物真的是兔子!雪琳不禁回頭看了看放在床上兩邊一黑一白的『兔子』布偶,雖然兔子長尖牙出乎了自己的印象,不過造型還滿可愛的。

「喜歡的話就太好了。昨晚小姐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叫了蜜菲的名字呢!」雪琳一個人泡在浴缸之中,女僕則在屏風後等侯,不過今天來服侍的這個嘴巴比較大,如果被管家或是桑伯特知道她喋喋不休的說過不停一定會被斥責。

「呀!好扔臉!」雪琳一下子漲紅了臉,昨晚她夢囈說過什麼完全沒有印象,該不會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小姐不要害羞。妳這樣的話菲文大人不就更尷尬了?」

「吓?」

「小姐真的不記得了?妳拉著菲文大人的手不放唸著蜜菲的呀!」女僕越說越興奮,連自己該迴避在屏風之外也忘得一乾二淨,為了說八卦犯了女僕極大的錯誤衝到雪琳身邊。

如果換著是其他貴族小姐一定會立即把女僕長喚來,但是雪琳不會,她還只顧著回想自己是怎樣抓著菲文的手臂睡。

「妳的嘴巴長得太大了哦。是不是要再接受一次訓練比較好呢!」一個在努力回想,一個只顧說八卦完全沒有注意到有個人已經站在浴室的屏風旁邊。一身輕便裝束的妮古掩著嘴角呵呵的笑著,但湛藍的眼卻沒有掩飾對女僕的責難。

「萬分抱歉!請千萬不要告訴女僕長!我…我先在外面等著,請搖鈴喚我!」女僕聽到身後溫柔得讓人打顫的聲音立即像一隻驚弓之鳥般逃到外邊,雖然八卦不到想要的侯爵緋聞,但她不想冒著被女僕長煎皮拆骨的巨大風險打探下去!而且她可不敢惹連主人都禮待幾分的客人!

「嘈吵的吱喳鳥出去了。雪琳也快點換個裝,已經是午餐的時間了喔!」妮古在雪琳的面前打了個響指喚回雪琳的注意力。

「呀!抱歉…今早我老是出神了。」雪琳有點尷尬的抓過了放在浴缸旁邊的大毛巾把由水中出來的身體包好,然後立即忙碌的把自己打理好。

「這是正常的,昨天妳第一次用魔力就消耗得這麼大。精神不好大約會有兩三天左右。」識相的妮古說完就離開了浴室,興味的拿起床上的兩隻大兔子把玩著。

「抱歉我睡晚了。」過了十幾分鐘,披著半乾頭髮的雪琳換好衣服出來了。

「是醫師吩咐讓妳睡到自然醒的。所以沒關係,餓了吧?尼古拉把蝦子弄來了,今天的午餐是以妳喜歡吃的蝦子做主菜的。」放下布偶,妮古拉過雪琳的手往樓下走去。

「妮古……」雪琳有點忸怩的開口。

「怎麼了?」

「我昨晚到底還說過什麼奇怪的話?」

「唔…以我所知都只是和蝦子還有兔子有關的。」妮古歪歪頭,回想阿修斯邊笑邊告訴她的細節。

「那我真的抓著菲文不放嗎?」

「呵呵,這才是要在意的吧!好像是呀!阿修斯好像說妳邊抓著菲文的手不放邊叫蜜菲。好像把他當抱枕似的。」

「……」雪琳張大嘴但一個字都沒能說出來,整個呆臉就像是缺氧的金魚似的。

「放心,醫師離開時他也跟著一起離開妳的房間了。沒有同床共枕喔!」妮古壞心的呵呵笑了兩聲。

「但很尷尬的…」

「別放在心上就好。他們每一個都在想辦法令妳開心,因為他們都知道賈圖的事對妳而言始終是心上的一道傷口,所以那些蝦子大餐﹑兔子布偶他們都立即去安排,為的是想妳開心自在。所以妳只需要坦然的接受,不用想太多的把謝意放在心上就可以。菲文也一定不會介意被當成抱枕,他都不介意了妳介意什麼?」妮古像個大姐姐的說著開導的話,她自己沒有說她特地到房間找她,拉著她的手也是一種無言的鼓勵和支持。

進了餐廳,已經就坐的男人們起身等待女士入席,雪琳還沒來得及和大家打招呼就被放在長餐桌上的一只巨型龍蝦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這是韋尼斯對出海域的名產。不過海水開始冷這品種有點難抓,只抓到這隻大小的。」尼古拉簡單的介紹了那隻足足有一個成年男人一隻半手臂長的大龍蝦。似乎這隻已經很巨型的大龍蝦讓有更大的。

「謝謝你們。」雪琳有點感動得想哭了,這樣巨型的蝦子不會是說要買就買得到的吧!和那些兔子一樣一看就知道這蝦子的攻擊性很大,要捕獲牠漁民一定很辛苦。

「不用道謝。」愛德華和菲文兩個同時開口,然後同時瞪了對方一下。

「哈哈!這蝦子尼古拉是讓漁夫讓出來的,妳要吃多點,吃多點恢復體力,我們要準備到東大陸的了。」阿修斯看到菲文和愛德華兩個的對峙忍不住大笑了幾聲,然後他就代替愛德華指示管家上菜了。

「記得之前和妳提過的拍賣會嗎?」妮古接著阿修斯的話下去,雪琳也記得妮古說話等爭霸戰結束之後會仔細交代的。

「妮古說過有一件拍賣品…」

「是的。等用過餐後我再拿給妳看,那是一夥淚血石,而我們準備去找出這夥石頭的原持有人。希望可以久斯背後的真正委託人找出來。」

「嗯。我明白了。」

「不過在那之前我想會有一個客人會來見妳。」

「客人?」

「是個非常麻煩的老人。」除了菲文,另外四人異口同聲的說。

「為什麼他要見我?」雪琳問了個十分實際的問題,這個要見自己的老人到底是什麼人她沒有頭緒,加上他們一致劣評讓她心裡不禁有點不安。

「那個老人雖然麻煩,不過卻是對帝國淚血一族的狙殺事件最清楚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