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公國的國都亞爾拉城是一個以白色為主調的美麗城市,在王國和帝國之間作為平衡點一樣的公國在經濟上或是文代水平上都有一個很高的水平,有人會說有著這樣優勢的公國為什麼到今時今日仍伯仰望兩大國的鼻息生存?

那是因為歷全大公都很清楚明白,以公國那一丁點的小領土在兩大國這種龐然大物面前,只要他們一個不高興隨時就會消失在地圖之上了。兩大國兵戎相見是不時會發生的事,公國大公只求千萬不要在他的國土上發生,他們只希望平平安安的度日,絕不希望自己成為兩大國之間的磨心。

所以公國的大公要求歷任承繼有的不是擴大領土建立千秋霸業的氣魄,而是在兩大國的壓力之下能屈能伸,對時事世態要有良好的觸角,以公國巧妙處於兩大國中央的地理位置為公國國民謀福祉這就很足夠了。

至於大公這個名銜是不是指受某一國封地一事,公國的發言人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他們公國的而且確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只是相比兩大國小了不至百倍一比之下初代大公還能說自己都是國王嗎?

倒不如謙恭一點以大公自居,免得自己小小的國土被兩大猛獸注意到了吞併起來做點心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年一度的年度回顧又來了。為什麼每次到了年末時間就像是光速一樣快的呢?

 

好了,現在先來回顧一下2013年自己的寫作歷程吧!

 寫作篇︰

2013年我的小說出版本數是…………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皮!看來這陣子你在桑伯特的照顧下是不停在長肉了呀!看你這肚腩不好好運動恐怕再過一陣子就會飛不起來了吧?」

在妮古一聲令下,領事館的人立即把妮古和尼古拉的騎獸牽了出來,好久不見主人的獅鷲獸皮亞諾斯一看到妮古的身影就想掙開拉著韁繩的人飛撲過去,但牠發力之前妮古一句『坐下』就解決了領事館人員傷亡慘重的危機。

牠要是真的撲,有誰拉得住?

一陣陣獅鷲獸的歡愉低鳴在大宅的花園響起,相比之下尼古拉的黑豹顯得沈靜多了。

「妮古這隻小傢伙還是一樣沒一隻獅鷲的樣子。」愛德華站在一邊看著妮古和皮亞諾斯和樂融融的歡聚畫面,等待著大宅的管家給他安排的騎獸。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吶,斯洛瓦特侯爵,有興趣和我再做一個交易嗎?」妮古離開了沙發走到愛德華的旁邊,向他伸出了手。

「哦!殿下不是想用命令而是和我談交易嗎?」接下眼前雪白的手,愛德華作勢親了一下手背。語氣一變用詞遣字也根據貴族上下位之間的嚴格規定。

一口正宗帝國口音的貴族用語他說得一點難度也沒有,還挺溜嘴的。

對方都擺明要用身份壓人了,愛德華乾脆乖乖合作,交易還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要是一個命令壓下來他還是不得不做,那樣就不美了。

「你要我命令也可以的哦!我一點也不介意利用一下公主的地位。」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艾西那爾伯爵的使者是一位中年的爵士,馬車才剛停在大宅的門前他人已經來到門口迎接,在別人眼中或許會覺得不解,一名爵士就算迎接這個家的侯爵回來,也只需在進了大門之後的大廳就可以了,沒必要提早這麼多在屋子的外邊伸長著脖子張望。

外人不知道馬車的人在帝國中是什麼身份而大驚少怪,使者本身卻毫不在意那些疑惑的目光。

下了車的妮古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拉著雪琳先一步的走進屋子,大宅之前被破壞的日光室和部份客廳看像已經完成初步的修整,只是現在看過去仍是覺得有一點空曠。

妮古讓管家準備了最寬闊的會客室,待侍者送來茶水之後就讓人全部出去了,一個人接見艾西那爾伯爵派來的使者。

「長話短說,在外邊宮廷禮儀可免則免了。既然艾西那爾伯爵派你直接來見我,想必你對我是個怎樣的人你應該知道個大概。」妮古坐著看著那個使者,中年人由始至終都帶著一絲老好人般的微笑,完全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樣子。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車直接駛往愛德華和桑伯特的大宅去,和妮古同車的有雪琳和尼古拉,至於為什麼是這樣的組合,完全是因為愛德華或是菲文都沒辦法找到一個好藉口阻止雪琳和妮古一起坐,同時不讓妮古的護衛尼古拉坐上同一輛車。

不理妮古是怎樣看待尼古拉,他是跟著她的下屬是鐵一般的事實。但是這三個人在馬車中都沒有說話,有點無形壓力的沈默蔓延著,

妮古看著車窗外邊一言不發,尼古拉本身就少言,如果阿修斯在的話倒是會不理這種低壓狀態找點事情說說笑笑,但無奈他已經被犧牲了去擺平碼頭的爛攤子。

「雪琳。」

「…嗯?…呀!什麼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妮古為首的隊伍下了船,已經準備好歡迎隊列在失道兩旁,清一色的黑危禮服,禮劍還有馬隊,這個陣仗妮古一看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她能明白韋尼斯現在有艾西那爾伯爵派來的使者,桑伯特是有可能必須照著傳統和禮儀來歡迎自己的回來,但另一方面她又不禁埋怨,有必要把陣仗弄得這麼聲勢浩大嗎?簡化一點不行的嗎?

又不是出去打仗凱旋回歸了好不好!前來接人的領事館官員都來了一堆都算了,後面那些像是儀仗隊的人手對妮古來說簡直是多餘的。

而愛德華不以為然的看了桑伯特一眼,他現在還是一副人族的樣子,認識他的人才會認得出來他就是帝國侯爵,而那群儀仗隊大概只會認為他是同行的人族。

而最感到尷尬的無非是跟著阿修斯來到的一小部份王國人員,船員水手自然早就已經被大陣仗的列隊嚇了一跳,一艘從王國來的貴族私船竟然載了個帝國領事親自來出迎的人物?王國什麼時候和帝國這麼友好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行人的船沒有任何阻礙的順利進入韋尼斯的海港,船泊好之後大家都不急著下船,而是先著人去處知帝國及王國駐韋尼斯的領事還有這個城的城主。

沒有辦法,借船的人名義是王國的親王殿下,就算阿修斯不出現在人前甚至不認自己就是那個親王都好,王國的領事如果沒對來打個招呼好好迎接的話下一班由碧黎開來的船上就會有接替他工作的人了。

而聯絡帝國領事就是因為船艙之中關著的賀斯。

當桑伯特領著一行人趕到之後一看到鐵籠中的女人,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後桑伯特的表情簡直像覆上了一層寒冬中的冰霜一樣。

他一言不發的看著賀斯,良久才轉過去向格拉朗行了個貴族禮。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船是私人所有的關係,船上除了一些船員之外就是隨船負責警戒和保護的護衛隊,碧黎的那幫騎士並沒有來,一來是阿修斯不准,二來一大群騎士這樣走去公國太張揚說不定會惹來外交問題,三就是在海上真的遇上什麼海盜之類的騎士也派不出什麼用場。

說不定全員有一半就會因為暈船被放倒了。

海上的航行並沒有什麼太特別的事發生,阿修斯和妮古兩個經常會把愛德華也去商量接下來的行動,這讓愛德華感到什麼不滿,因為雪琳身邊只剩下菲文一個人在。

他認為這是對他某程度上的不公平。

這艘船沒有之前的大,規模大概只有一半吧?雪琳靠在甲板上二樓一個陽台般的觀景台上,馬甲上因為水手都在忙所以大家都免得打擾了別人工作,要吹風看風景都會在二樓活動。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艘有著貴族紋章的大船急忙的被安排駛進碼頭,一系列的補級品及護衛全被送上船。在太陽完全下山之後,幾輛由兩個不同方向前來的馬車前後腳的停在碼頭一個被封鎖的區域。

一個鐵籠被人小心翼翼的吊進船艙,負責的水手被叮囑要小心行事,一陣緊張的氣氛隨著鐵籠逐漸被拉起而提高。

「就這樣把這傢伙送走你這邊沒問題嗎?」早一步來到甲板上的格拉朗看著已經被吊運上來的鐵籠,裡面的賀斯被小心的限制著行動,她只能待在鐵籠的正中央,鎖著她的鐵鏈限制了她的行動,她沒辦法靠近鐵籠的邊緣,這樣搬動鐵籠的水手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沒問題,王都的那群吃飽沒事做分黨分派的大概有大半巴不得我快點把賀斯弄走,絕.對不可以留下會導致開戰的任何隱憂。」同樣在甲板上看著水手們的工作,阿修斯和格拉朗不同的是他讓人搬了張椅子讓他坐著看,在貴族所有本身已經裝飾得很華麗的甲板上配上了一張顯得浮誇的大椅,加上阿修斯本人不修篇幅的舉止,格拉朗只能總結出敗家貴族子弟的印象。

由他對王國王家的認識,很難想像出會養出了阿修斯這樣的王子,雖然不是王位承繼人,但他的行為以貴族的角度來看也足夠出格的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以前,以威利為首的騎士團捕獲了馬爾斯﹑紅月在碧黎的分部也被取締。一堆相關人等分別鎖進了碧黎城的大牢之中。

當中被小心鎖在最深處,身上被鎖上了重重的鎖鏈,當馬爾斯版帶到牢房時看到這個應該是他情人的女人被嚴密的鎖起來時他差點發瘋。

他差點就掙開負責押族他的人的手衝上前去,他想知道為什麼她要被這樣鎖著,把那些又重又粗糙的鏈子鎖在她身上絕對是錯誤的。他希望自己能過去說些安慰的話語,他會有辦法帶她出去的。

但是當她抬起頭,那張和畫像非常相似的臉一點表情都沒有,之前兩人相處時看得到的笑容和溫柔的話語就像是幻像一樣,一切美好的假像都在她對他勾起一道沒有感情冷冰冰的笑時變成一地的玻璃碎片。

馬爾斯不可置信的看著那眼熟悉又陌生的臉。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大家一直對某竹的支持,繼芙蓉仙傳和皇家儀仗團之後,某竹另一套作品夜族繪卷也成功過稿,將會變成實體書和大家見面。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希望之前有看過前三章試閱的讀者們還記得這個故事!XD (不記得不要緊,等書寶寶出來更有新鮮感!)
  
  因為簽約的關係曾在網路上連載過的相關內容都已經撤下,故事將來會以重新面貌和大家見面,有關之後出版消息某竹會再放公告或試閱,請各位耐心等候!
  
  有關夜族繪卷一書的疑問,基於尊重各文學網大家可在某竹本人的噗浪﹑臉書專頁或是部落格詢問喔!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們平安無事就好了。」一踏進大宅的玄關就看到沙利安夫人在管家的陪同下從樓梯趕著下來。玫露看到原本的主人第一時間上前問安,然後很自然的站回汾利安夫人的身後。

「讓妳擔心了。夫人。」菲文先行了一個騎士禮。

「呵呵!阿修斯那孩子沒讓大家吃苦頭吧?整晚在忙一定沒怎樣休息,我讓人送點簡餐給你們,稍微用過後先休息養好精神吧!」沙利安夫人邊說邊看去仍打開的大門看到現在才由馬車那邊走過來的兩人。「呀!已經找到他了嗎?」

「是的。」菲文愣了兩秒才意識到沙利安口中說的是之前不告而別的愛德華。他覺得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自從在雪琳的面前說要再一次和愛德華公平競爭,他就覺得事情可能不會如他或是愛德華所願發展。雪琳的態度自己是一個關鍵,這一點他實在不想迫他,外人可能會說他太過堅持騎士們的精神戀愛,但他從來不認為喜歡一個人就一定要用盡辦法把對方抱在懷中。

自己有權利選擇喜歡的對象,同樣地女孩也有著同樣的權利。這一點菲文十分明白,所以他才不想明知道雪琳動搖了還用之前雙方的告白束縛大家。不過他絕不是讓愛,他還沒有清高到這個地步。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碧黎又迎來了新一天的早晨,晨光由海平面昇起的一刻起兩支騎兵已經由城外的屯駐地策馬進了城,同一時間由城內也有一隊人馬護著一輪馬匹出城往碧黎走去。

雪琳在搖晃著的車廂中靠著旁人的肩膀睡得不醒人事,就算在她身邊說話又好,泡茶放鞭炮都好大概都吵不醒她。

「沒讓她一起去的確是個明智的選擇。」愛德華仍然穿著那身帶著乾涸血跡的衣服,雖然有騎士好意的借出自己的衣服,但愛德華卻是婉拒了。

車廂中坐著三人,菲文現在卻沒有跟在裡面,作為一名騎士,他拒絕待在舒適的車廂之中,現下他就是騎著馬在馬車旁邊警戒著。

他之所以這麼安心把雪琳和愛德華放在同一個車廂中無疑是因為有一個一臉等著看好戲的妮古存在。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菲文是三人之中對帝國內部知悉得最少的一個,畢竟人族很少會走進帝國的國土之上,而一些比較感敏的消息王國上層的人知道了如非必要也不會和下面的人說。

「她在帝國中早就因為殺人如麻被通緝,殺的不只是平民少女,就算是貴族家的女孩她有看中的就會下手。而當她淚血一族的身份被查清之後,帝國就把大部份的淚血送人集中在一起了。反正人數也不是太多很快就完成這工作,但結果反而引來了賀斯。」

「吓?她要救自己的族人?」

「別傻了,她是去殺人的。那群被聚集起來的淚血族人一晚就有五個人被殺了。」

「我實在想不出來賀斯到底想怎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要天亮的時刻,碧黎城內的騎士駐所內部顯得異常忙碌。原因都是那一條沒有記錄的暗道,才發現這條暗道沒多久就已經被熱鬧的使用了。

如果換著是平時,就算有人從這暗道冒出來求救,騎士們接收了求救的人都好,要再一次但用這條等同暴露駐所內部的暗道一定會抵死不從。

可惜他們沒辦法對效忠的對象說一聲不。

由暗道爬上來的人要關的已經關好了更派了重兵看守,受傷的也安排了人處理,至於其他人可謂無所事事的等待時間到來。阿修斯自然是什麼也不必去做的一個,愛德華那邊有雪琳在,而雪琳在菲文一定跟著,他們三個人之間的微妙變化阿修斯發誓就算會被人說他是八卦男也一定要問個究竟!

接下來他的妮古把格拉朗抓到一邊去,說的應該是和帝國內情有關,阿修斯也很識趣的避開了,就算妮古不會過問他王國的事,他也認同這種不要過問雙方國事的做法,一天未到要插手的時候最好置身事外。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我知道的賀斯不是這個樣子的!」倫加連聲音都有點抖震,賀斯這個人雖不是他自己找回來的助力,但是在派出去之前他不是沒有和他打過照面,他認識的賀斯明明是個男的!怎可能現在被打昏了的女人會是賀斯?

一刻的震驚過後,倫加的臉色再次變得青白。妮古和格拉朗瞟了他一眼,倫加咬得發白的嘴唇告訴他們他現在的心情極度的不忿。不是不忿於被他們抓住迫著吐出情報,而是他意識到自己原本引以為傲的地位實質上並不是那樣的一回事。

妮古很清楚,倫加是發覺到自己由一開始都只是一個自以為知道很多內幕的紅月幹部,但事實上他什麼都不知道,這種的認知對自視甚高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撃。

可是對手是約里克,一個精於權術﹑曾經位處一個國家臣子中的最高點,他要耍手段,要擺布一個人又怎會是難事。倫加只不過是太過天真了。

「這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作為一個國家的叛徒,不會一點變裝的技巧早就被抓到了。不過我想不到賀斯竟然會長得和你們那丫頭這麼相似。」格拉朗瞄了妮古一眼,見她似乎什麼都不打算說,再看看同樣知情的愛德華也一臉累死了不要煩他的表情,最後他有點騎虎難下的開了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見過她?」妮古沒有看漏阿修斯的反應,既然阿修斯知道些什麼,那大家也可以多一個方向去思考,她嚼下身在那女人的臉上東摸西摸,光是看沒有辦法可以確定一張臉是真是假,但如果用手摸上去總能分辨得出來這個人到底有沒有做任何的化妝。

除了一頭染得金黃的頭髮之外,妮古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偽裝了。

「這個女人我還以為只是這大宅的主人養在身邊的情人而已…剛才的宴會這女人可是舞伴。」阿修斯覺得有點可惜,如果可以配合威廉的調查說不定會有更好的情報收入,無奈現在也沒辦法和威廉直接聯絡上。

「一個可以和愛德華打成平手的『舞伴』也太可疑了。」妮古抱著手臂在女人的身邊走了一圈然後看向正在替配劍擦掉血跡的格拉朗。「你有見過這位嗎?」

「她嗎?如果說我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不過沒有直接見過她妳信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偏廳的門外響起了重物和地面碰撞的聲音,轟隆的聲響讓被綁在沙發上的索格尼面色大變,他看了看同樣不安的倫加,兩人不約而同的在椅上挪動了身體。

「怎麼了?這麼不安?」阿修斯先掏出了收在口袋的懷錶看了看,指針指著的是凌晨快要四時的時間,就算是上流社會的舞會也早該差不多落下帷幕了。

熬夜對他們來說不是困難的事,就算是被補獲的紅月幹部都只是打過一兩個呵欠,看來熬到天光不會有什麼問題,可以索格尼這個商人的副手似乎就沒有這麼耐操。

就算平時趾高氣揚怎樣都好,當陷入危及性命的危機時他沒有自己想像的來得冷靜,他一直在擔心接下來到自己被迫供時會不會被施加慘無人道的酷刑,更害怕自己被主人無情的捨棄吧!加上現在不在這裡的格拉朗,那個和他沒可能合得來的男人,現在自己落入他的手中,恐怕到最後他也會變成和地牢那些人一樣的下場吧?

阿修斯故意坐到索格尼的身邊,很滿意的聽到對方因為驚慌而漏了嘴的悲鳴。索格尼整個人開始不受控制的開始發抖,似乎連他牙關打震的聲音都聽得到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先,某竹在這裡再一次多謝到臉書按讚的讀友們!!也謝謝抽空參加了400讚點文活動的大家!

這次的點文活動以丁雨露提出的『李崇禮+東王公/暗中較勁』票數最多,所以某竹努力的寫了,不過因為第二部還沒出版的關係,有些段子實在不能在現在這個時點爆出來(對不起Orz),所以大家將就一下,先把這次的活動文當前菜開開胃囉!(艸)

 


 【臉書400讚活動文】芙蓉仙傳番外

《棋鋒》

,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