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氣氛一下子陷入了尷尬中,菲文僵著表情,手上仍盡責的替愛德華處理著傷口,但是雪琳剛剛的一句句對不起肯定已經聽進了他心裡,而且如同尖刀一樣深深的刺了一記。

雪琳就站在原地,她不敢看向他們的方向,她為自己剛剛衝口而出的話而不知所措,她不想為自己說出口的話找藉口,衝口而出的話往往是心裡最空接的想法,她知道這是解釋也沒有用的。

她向著菲文道歉,這樣做她已經深深傷了他吧?明明是她自己跑去向菲文表白確認兩人的關係,才沒有過太久的時間,但她心中卻不時多了一個人的影子,自己之前沒有選擇他,但偏偏放棄了卻又沒能揮掉他的影子。

他有可能出事時自己的那種擔心騙不了人的,騙不了她自己。菲文也隱約察覺了吧?

為什麼做了決定之後好像還比以前更差似的?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始終都是怕死的,對主人和組織都缺少了絕對忠誠的兩人在妮古的恐嚇和格拉朗等人給予的精神壓力下倫加率先開口把知道的事說出來了。

紅月在王國的勢力早在約里克什麼都不理的時候就已經玩完了。這想法盤踞在他的心中揮之不去,而認清了自己倚仗的其中一個勢力快將瓦解之後他也沒什麼必須要維護組織而讓自己陷於更大的危險之中。

和格拉朗對立對在王國生活的他來說還不算太大影響,反正他不會長時間留在王國之中,可是那個親王就不同了,就算傳聞說他長年游盪在外都好,但萬一他有動作,和他同出一氣的貴族數量也不少,到時自己就吃不完兜著走。

「你說不知道畫是哪來的?說清楚一點,不然要你好受!」聽著倫加大部份對見前事件都沒有實際用虛的話,聽得開始不耐煩的阿修斯乾脆打斷了對方冗長的發言,直接切入主題把問題針對在只有不時說幾句的索格尼身上。

「我真的不知道。主人的事身為管事的我也不可能事事過問吧?」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琳和格拉朗在對視,一邊是打量,而一邊想表達出自己的想法。看在旁邊的人眼中這實力懸殊的人的對視莫明的有著緊張感。

妮古心裡還是有一點點隱憂,雪琳的確是沒有可以和格拉朗對打的身手,但是她一樣有魔力,她見過格拉朗了,也知道了他的名字。雪琳的身體復原能力很強,如果沒能令她即死,只要是她想其實格拉朗死定的。

如果格拉朗顧忌這個問題而舉刀要殺了雪琳,她阻止得了嗎?

這一刻看著他們對視時這個不安在妮古的心底不斷的擴張。她事前已經知道有這個危機的了,但是她卻沒有提出來,變相把雪琳推到危險之中嗎?

為什麼她會這樣……她答不上來。遇上格拉朗之後,知道約里克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後她的冷靜和自若都好像消減了。做什麼決定都好像很沈重似的,她什麼都不用想。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的人讓正打算追究格拉朗暴行的青年一時間手足無措,旁觀的兩個假人族則興味十足的觀察著目前的狀況。

拜訪的人愛德華不認識,不過格拉朗可很清楚他是什麼人。他來到這裡就表示約畦克這個老狐狸又有什麼打算了吧?

代表這大宅主人的青年很明顯不希望來客知道剛剛發生的血腥事件,嚴詞不准格拉朗接近客人所在的會客室後他就忙著應對客人的各種詢問了。

「那傢伙是碧黎其中一個商會的新一代接班人。」不用見到來人,聽僕人代為報上的名號格拉席已經知道是和他合不來的某人找上門來了。這個骨節點找上來一定是有什麼外來因素令他擔心這個宅第中藏著的秘密是否安全了。

「說得真隱晦。拿下他?」愛德華冷笑了一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一個密室中關了好幾個女孩,而她們突然平空消失了的話一定很快就會被人發現,就算把人綁來的惡徒再疏忽照顧一天戀會記得送一餐過來,而那扇門一打開自然就會發現人不見了。

抓來的女孩子逃了。這不是說句對不起或是被解僱就可以了事的嚴重事件,負責看守地牢的傭兵全部都剎白著臉,就連他們見到被綁起來堵著嘴的同僚時也沒有人立即意識到應該把他鬆綁。

時間就好像凝滯了似的。冷汗沿著他們的臉頰流下,沒有人有膽拿主意,全部人都六神無主的堵在密室門前,直到一道像是催命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

「這麼多人圍在這裡,不是又對僱主要的女孩打什麼壞主意吧?」由樓梯緩緩走下來的格拉朗腳下一點聲音都沒有,到他走到慌張的傭兵身後時才緩緩的開口,把已經沒了魂的手下嚇得連剩下的魂都扔了。

「……頭…頭頭……」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年離開了約里克所在的房間。老人對青年接下來會有什麼計劃或是打算都沒有什麼興趣,紅月這個組織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什麼用了。

他吸收掉一些細小的組織重新建立起來的紅月也只是想多一個情報管道穿到黑街魔女的消息,紅月是否壯大或是就這樣在地下世界消息已經不重要了。

「想不到之前狙殺雪琳.希格洛的事會變成現在這樣的情況。真是想像不到。」約里克喃喃自語的說,由報告書或是下屬等人回報上來的結果,由那個那薩洛.馬塞赫子爵僱人殺自己的義妹時,那個淚血一族的少女由始至終都沒有什麼感覺,要殺就來殺似的,沒有特別注意自己的安全,甚至是以為自己得手了的殺手也覺得她根本沒有打算去抵抗。一劍就刺中她更掉下樓去。

而之前不用殺手她也很落力的自殺,可是以為她死了之後卻突然變了個人,他親眼見到個性突變了的她,他看過無數的人,自問閱人無數,但他實在搞不清楚為什麼那個少女兩個截然不同的個性是從那裡冒出來的。

而且最大的問題是她和妮古﹑阿修斯甚至是一向不太合作的愛德華都有著密切的關係。年輕人之間的友誼嗎?這種東西竟然成為了他的阻力。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修斯的臉色變得不太好。他窩在黑街是有一段時間了,遇過的奇怪委託也不少,但是他最討厭的就是牽涉感情瓜葛的。特別是現在眼前的狀況更加朝著某些異樣又扭曲的情感。

那個足夠當雪琳父親的商人驟眼看十分無害,言行很得體,風評都算是中上,間中會做點慈善,不過就算身份上恐怕永遠都不會有各上爬昇的一日了吧?

他沒有子女,沒有子女就沒辦法靠孩子和下級貴族聯婚而逐步向上爬昇。如果他是個在社交界有野心的人的話恐怕會感到十分鬱悶吧?

像是接觸到阿修斯沒有特別掩飾的視線,那個中年人愣了一下然後十分恭敬的剿身行了個禮。

阿修斯只是微微勾了個笑容,這對平民階級來說已經是厚待。這種無聊的禮俗讓阿修斯悶得很痛苦,他差點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腳走過去了。「威廉。」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我得出席這種無聊的場合。」打開休息室的一道門縫,室外的悠揚音樂流進房內,可惜樂師努力奏出的優雅樂曲完全沒有辦法感染正在使用休息室的主人。

端過一杯剛泡好的熱茶,陪同正在煩躁的青年來到這個酒會場合的貴族騎士對主人的態度已經見慣不怪,甚至是宴會主人家來禮貌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時他已經有一套方法應對了。

「那是計劃的一部份呀!阿修斯大人,說不定很快在王都的陛下就會知道大人已經回到王國的土地上,碧黎會久違的接待王國尊貴的陛下吧!」勾著有禮恭敬的笑容,三兄弟中最喜歡笑裡藏刀的威廉最擅長的也是這種社交場合的應對,注定了阿修斯這個晚上的悲慘。

「這麼恐怖的事你竟然可以若無其事的說出口。威廉你是惡魔!」阿修斯真想現在搶匹馬回去莊園或是提柄劍直接去挑了妮古說的那個大宅好了。

「想當年我們三兄弟和大人一起上過的各種課程,威廉現在真的覺得獲益良多,現在也是大人以當年所學為夫人應付一下這種寒暄場合。再說,難得有機會直接和碧黎的各大商會直接接觸,等會你愛恐嚇或是脅迫都沒人阻到你不是嗎?應該要改口稱呼一聲親王殿下才行。」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達成了基本的共識,愛德華跟了格拉朗回去了他現在僱主所擁有的大宅之中。愛德華沒有笨得用原本的外貌過去,既然之前對方可以派出希拉二世去襲擊阿修斯,想必他們一行人的情報早就落入對方手中,只是不知道這些情報是有人泄漏出去還是他們真有本事查出來。

改裝外表的東西愛德華隨時都可以找出來,更遑論還有格拉朗大方的出手,不用很多時間愛德華染成白金色的頭髮又變了成一般人族最常見的淺棕色,跟著格拉席來到大宅的時候也沒有人覺得奇怪上前查問。

一來這是顧忌格拉朗這個人。沒有一個打手想隨便惹火老闆身邊的紅人。

格拉朗帶著愛德華由後門進入大屋之內,穿過僱人的通道上了二樓進入一間客房,格拉席示意愛德華隨便坐。

「你的僱主似乎……社交身份並沒有太高?」愛德華走到房間的窗邊看著外邊,向遠的看是其他一樣華麗堂皇的富豪大宅,向近的看就看到花園中有不少由屋主僱入看似下級傭兵的人,這麼明目張膽的讓他們在四周走動真的不怕外人看出端倪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德華一離開郊外的莊園範圍踏入城內的範圍很快就被一幫不懷好意的人盯上,這當然是因為愛德華故意在入城之後暴露自己的行蹤,大搖大擺的朝其中一個商會的會址前進,自然會有人找上他阻止他去大鬧。

愛德華知道約里克就身處在那個會址之中,他應阿修斯的要求把由他魔力造成的線留在妮古身上的時候同時也留了一條當時一直和他們待在同一地方的老人身上。

他不理妮古到底信了約里克幾分,愛德華個人始終對老人沒什麼好感。

那個老狐狸現在可能就在某一個房屋的大窗後冷眼看著街道,心裡正盤算著如何去設計他效忠的帝國的承繼人和如他眼中釘的淚血一族。

約里克照理說如果要對付妮古一行人,一定會先讓人由愛德華和雪琳下手,唯獨他們兩個可以不限距離不限地點隨時隨地先下手殺了約里克,就算約里克身上有帶著過去由某一名淚血一族的人送贈的淚血石作為保護,但那也只有一次性抵擋一人咒殺的效用。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菲文立即走回頭衝出房間打算追出來盡可能在愛德華走遠之前攔住他。剛剛前一分鐘雪琳才一臉抱歉的向他說她在擔心有點奇怪的愛德華,誰知下一分鐘他真的看到一看就知道有點不對勁的他。

他由窗口潛進他的房間幹什麼?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又走了?

「菲文!什麼事了?」菲文走出來走得太突然,雪琳號得氣吁吁的走到樓下,菲文緊張的樣子也讓大宅中的僕役投以奇怪眼光。

「愛德華他……我們去找妮古,說不定她會知道什麼。」菲文沒把握如果愛德華故意要藏住行蹤就不是他隨便找找就可以找出來的了。

拉著雪琳往回樓上跑,雪琳也十分配合指出了妮古和阿修斯應該會在的希拉的房間。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完全來不及反應,暖暖的觸感已經由唇上離開,她被偷吻了。不是,是光明正大被吻了。

「做殺手的原因不能告訴妳。」佔了便宜的愛德華仍是一臉的認真又正經,活像剛剛偷吻別人的行動不是他做似的。

綠色的眼睛藏著深邃的情感,托著她下巴的手意猶未盡的撫過她的臉頰,然後他終於勾起了一個雪琳沒有看過的溫柔的笑容。

本來以為愛德華會把原因說出來的雪琳心裡感到有點失望,雖然被偷吻了令她有點氣又羞,但是她以為愛德華會告訴她的。

「為什麼?」她沒有推開他或是抗拒他的手,自己的應對態度是有問題的,她知道站在自己和菲文現在的關係的立場,她應該要迴避的,可是她的心卻沒有這樣想過,甚至不想他就這樣收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萬一和什麼人對上了惹到麻煩的話把那拉亞家的名字拿去用就好了。」阿修斯趁著那三兄弟現在都不在現場很爽快的出賣他們一整個家族。

「這也是一個辦法。」愛德華也很爽快的同意的。

「阿修斯你有辦法幫我安全地把信送回去韋尼斯給桑伯特和尼古拉的吧!」

「當然有了!都被威利給拉回來了,我不用盡這個身份的勢力我才不回去。」阿修斯一臉憤慨,又不滿的扯了扯身上華服的襟口和衣領,充分表現了他的不滿‘

「阿修斯大人說得真好,那麼你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同時負上動用這個身份的責任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門外的威利十分恭敬的說。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能不少讀友都在噗浪和臉書專頁看過的了,讓我把三段收在一起XD

然後把三段放在一起後我這個番外名字就浮出來了!(喂) 一切都是為了搏君一笑,大家看了有歡樂到我就高興了!^^


 2013萬勝節賀文 - 芙蓉仙傳節日番外

《屢敗屢戰》

場景一︰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全身上下捲著不少繃帶的希拉躺在床上,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是被鎖在床上而不是自願乖乖的躺上去。而有著少年外表的希拉二世現在一臉嫌麻煩的瞪著坐在他旁邊的老夫人,而老夫人的旁邊有一個拿著食物狀似要餵食的女僕。

「他有傷得這麼重嗎?」雪琳印象中希拉是有重傷,地上有一灘血的,但是現在把他包得像半個木乃伊好像還是誇張了一點。

「有。阿修斯和他打的時候下的手也很重,之後再被拿藍刀的傢伙送一刀,現在已經能吵吵嚷嚷已經很厲害了。別忘了他只是個人族,身體的回復程度沒我們那麼快的。」愛德華似乎也覺得眼畫面很好笑似的,希拉想避開女僕遞過去的湯匙,但又抵不過女僕兇狠的眼神和老婦人慈祥的笑只能張開口讓人餵。

雪琳覺得希拉應該覺得很丟臉吧……

「過來床邊吧!不要站在門口那邊了。」坐在裡面的沙利安夫人朝門口的兩人朝手,讓十分好客的拍了拍身邊的位置要人坐到她的旁邊。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