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雪琳聽到了花痴劇集中會聽到的驚嘆現場版。她有點愣住了看著那三名眼冒愛心的少女把熾熱的視線不停的發射到愛德華身上,但是偽裝成人族的黑街殺人完全無視了這樣一堆愛慕的視線,完全像沒看到一樣。

這樣的態度在那些少女眼中似乎是什麼很了不起的氣質似的。但雪琳知道愛德華的心情差到極點了。

看他平常那種優雅的貴族表情都收了起來,整個人發出肅殺的氛圍…呀!他是要為妮古電他的事討公道嗎?

「沒事吧?」愛德華走到雪琳的面前輕聲問了一句,他的手也十分不客氣的摸到雪琳的臉上扳著左看右看,確定目測沒有表面傷痕之後他才依依不捨似的放開手。

「大家也沒事吧?希拉呢?他……」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中一個騎士的臉色變了一下,好像看到什麼不應該看到的東西似的退開了好幾步。他的表現不像是單純看到異族似的,就算王國內的人不喜歡黑髮藍眼的魔族人,但他的反應也太過突兀了。

妮古記下了這個人的樣子,而她因為出暗道出了一半停了下來,下面的幾人不知道上面的情況,而騎士們也好像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好似的。

「我要見騎士那拉亞兄弟。」妮古率先開了口搬出自己認識的騎士團高層,那兩個人來了碧黎,就算沒有什麼任務都好騎士團的聯絡處一定會知道他們的存在。再不濟,在碧黎遠距離監控阿修斯的威利也是那拉亞兄弟之一,總會找到其中一個。

「那位大人現在不在這裡。請先起來吧!即使和閣下血緣的祖國處於不同的立場,但讓女士卡在地板中不是騎士該做的事。」休息室中的騎士們走出一個看上去能夠負責的中年男人,他有禮的走上前伸出手,沒有因為妮古的魔族外表而退避三舍,雖然話中已經暗示得很清楚她不可以胡亂出手,否則就把兩國對立的立場搬出來了。

「我保證在王國的騎士團保護下我等不會做出任何過激的自保行為。」妮古知道他們擔心什麼,像好一個撲出來用魔力的話,要搗了他們的聯絡處不是難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琳有點擔心的看著妮古每一個動作,她拉著她回到這個沒有足夠亮光的地牢之後,在外邊的格拉朗已經重新鎖上了。

聽到外邊重新上鎖的聲音,房內的少女們發出了由擔心變為放心的聲音,而在房中最暗的地方則有一個被堵在嘴巴的男人發出詭異的『嗯嗯』聲。

「妮古,應該要找什麼?」捲起衣袖,雪琳也學著妮古一樣在牆上摸來摸去。

「摸摸牆或是地板有沒有機關的開關,大概不會做得引人注目,找到之前我們全部人一起撤離。」妮古頓了頓然後像平時一樣指示著其他人可以做的事,而那幾個少女手和腳的束縛也都被她一一溶掉了。

看到金屬鐐扣在妮古的手上變成一灘金屬液體,他不斷的掙扎和發出驚恐的嗚嗚聲,他大概現在才意識到妮古的可怕吧?先前只以為是自己大意才會栽在她的手上,誰知原本自己根本就不會是她的對手,她要是認真的話一撃就可以秒殺他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琳?」妮古快步走到雪琳身邊把她手上的束縛解下,白晢的手上多出了瘀黑的痕跡,而她的脖子同樣有著人手般大的勒痕還沒有完全消退。

「妮古!太好了!妳沒事!」雪琳看到熟悉的面孔雪琳第一時間抱了過去,事實上她是有點嚇壞了,被人勒暈了綁起來,睜開眼已經被人拱在肩在走過一條昏暗的密道,然後扔在這個房間的床上。

一個女孩子突然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綁走再扔到床上,接下來有可能會發生的事著實令雪琳怕得要死,那個綁她的人沒有和她說任何的話,在他離開之前只是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像是詢問,問她要如何脫身?

為什麼他會表達出這樣的訊息?雪琳直覺認為這個人的出現會把之前大家都不確定的事連上。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刺穿石板的刀抽回去了,妮古仍是不敢動,生怕一個簡單的動作,一個呼吸都會令對方更加確定她的存在。

「不用躲了。這條暗道就可沒多少地方給妳躲。這樣也很有趣,我會離開,妳就看看自己可以做到多少就做吧!」石板的暗門打開了,裡面的亮光映進昏暗的暗道之中,妮古來不及躲開亮光,自己的位置已經曝露在藍刀的主人眼中了吧?

「你是打算當戲看嗎?」在心中平復一下緊張的情緒,妮古知道自己得保持鎮定,她不一定打不過這個人,雖然那柄藍刀的出現的確讓她動搖了。

「哦!我還以為妳會一聲不響等我離開……不,站住,現在我不想和你打照面。」手持藍刀的男人把正打算由躲藏處走出來的妮古喝住。

「有膽做沒膽讓人見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咔嘞!』

一道不祥的聲音響起,最後踏入這個只點著一支蠟燭的地下室的男人被人塞住了半邊嘴巴,然後很不人道的施加了酷刑。

在另一邊看到這一幕的少女們慘白著臉色瑟縮在一角,她們的心裡都不禁悲哀地再三回想,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事被人綁架?還要看這血腥的畫面呢?

在清晨的時候她們這些被綁來的魔族少女被移動到了另一座屋子,她們被重新鎖上手扣和腳鐐,雙眼也被黑布蒙著,對於自己往什麼方向走了她們完全分辨不出來。不過身體對於被丟上馬車在路上行走的晃動還是不會認錯,而且那還是一輪有點窄不太舒適的車子。

一踏進這新的囚禁地時妮古忍不住皺起了眉,她本身對血腥味什麼的沒有特別的感受力,但是這房子卻讓她覺得有著濃濃的血味。倒不是真的嗅到了血液的鐵鏽味,而是這裡的空氣和氛圍讓她感到一種黏稠的感覺…這感覺就像是被潑了一身鮮血然後待到半乾似的。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修斯陷入了被圍攻的窘境之中。他一個人拿著長劍在剛剛已經砍了兩個放弩箭的狙擊手,但是正打算回去的時候卻被一個沒見過的人擋住了去路。

這樣是住宅區,先前阿修斯動手解決狙擊手的時候已經驚動了住在這附近的人,明知道城裡的警備很快就會來到但對方卻仍沒有離開的意圖,阿修斯就知道對方是故意留在這裡纏他的。

在威利的屋子那邊大概已經有什麼發生了吧?心裡湧起不好的預感,那裡暫時只有雪琳和那個希拉二世在,就當那傢伙什麼都不做,但如果眼前這個男人還有其他的同伴的話那麼雪琳現在的情況就很危險了。

比起妮古有著不用擔心的強悍,雪琳那個丫頭恐怕再有覺悟也沒辦法自保吧?

「喂!死樣的。識趣就給我閃,要不我就劈開你兩邊!」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莫藍?那是誰?」聽到一個陌生的名字,雪琳想自己還是這個身體大概都不認識這個人,又或是就算認識恐怕也沒有什麼深刻的印象。

「是呢…妳不知道不出奇。因為人數太過多了吧?」希拉二世抬起頭看著簡潔的天花板沒個俘虜樣子似的,在腦海中想到了過去的事還輕笑了幾聲,但現在這樣雪琳覺得他更像個正常人了。

撕下了殺人狂的面具嗎?還是說一開始他就只是在演殺人狂這個角色?

「妳以前是不是賣過一些淚血石,然後叫人讓用掉那些錢結果捐到某些慈善組織去了?」

「呀…!」雪琳自己都要忘掉這回事了,這個身體的主人過去的確做過類似的善事,但是那些多謝的信件一封都沒有開過,用錢去幫人這件事說不定也只是順便而已。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拉這樣盯著雪琳來看也讓阿修斯感到有點意外,但是已經揮出的拳頭並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停下來,再說阿修斯根本就不介意在背後是否有人說他卑鄙或是乘人之危。

希拉沒有哼聲的跌在地上,但希拉的視線仍是集中在已經爬起身縮到一邊去的雪琳那裡,像是要看清楚去確認什麼似的專注。

「你到底在看什麼呀?和一個強敵對打的時候因為看女人而送命難道是很過癮的事?你的腦子是垃圾做的嗎?」阿修斯雖然覺得以下剛剛下手之重希拉已經不太可能反撃而傷他毫釐,但前幾分鐘還嗜血得亂七八糟的人為什麼一看到雪琳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這個外表年輕的傢伙不會是搞什麼一見鐘情這一套吧!不要這麼老套好不好!

「手都被你弄成這樣子了…我還能做什麼,再說……那個女人頂著這張臉,我不能下手呀!該死的。」希拉好不容易把視線轉回阿修斯的手上,他試著動脫臼的手,不過除了痛就沒有其他感覺了,就算強行托回去也暫時發揮不了什麼戰鬥力吧?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修斯握著手上的劍戒備著那個停在樓梯口的矮小的人,他的身高像個少年一樣,如果表情不是這麼嗜血猙獰的話說不定騙得了人他是個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恐怕這一切都是變態殺人狂的偽裝罷了。

他現在左手戴著一副爪刀,刀刃有三支,昨晚阿修斯的背就是被這東西劃了一下。而現在那柄爪刀上還殘留著已經變得暗黑的血跡。

從那血量看來應該不只是來自阿修斯的身上。

「看來屋子裡不只有你一個呢!」

「你是狗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修斯沒有使用樓上屬於威利的房間,只是在他的房間中翻出了一條備用的氈子披在身上然後靠在空無一物的客廳一角假寐,而雪琳則是拿著一柄短劍努力的練習著昨晚菲文教過的動作。

她的所有動作看在阿修斯眼中都幼嫩得很,每一個動作都充滿破綻,以她這樣的天份和進度,再練個三五年恐怕也沒有什麼成就。但是阿修斯欣賞她肯嘗試。

人族的傭兵當中女人只佔少數,如果是帝國出身的女傭兵也會倚仗自身的魔力而忽略鍛鍊身體和劍技,當然他的妮古是個異例中的異例,她由孩提時期就因為身份的關係學習過各式各樣的事物,加上個性使然,遇上她的時候妮古已經是個可以和他對峙的女強人了。不只是身手強,手段也很強。

如果把妮古的實力和雪琳相比,雪琳絕對會被秒殺,連血之魔力都沒來得及就被幹掉了吧?但是阿修斯不會對雪琳說任何撥冷水的話。因為他欣賞知道自己想怎樣或是努力去達成某些目的的人。

雪琳算是後者吧!弱得不像話的少女為了不給身邊的人麻煩去學習用劍自保,也去面對死亡。很不錯的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鬧了一個早上,在快接近中午的時候用過合拼在一起的早午餐之後,阿修斯因為身上的傷和他本人的意願留在屋裡休息順便作為雪琳的護衛而騰出了菲文這個人手。

威利仍是習慣一個人去辦阿修斯交代的事,再說他知道沙利安夫人回來碧黎之後也堅持得去請安。雖然阿修斯交代一定﹑千萬﹑絕對不可以向沙利安夫人透露他的消息,但是除了阿修斯之外,愛德華和菲文憑著這一天和威利的接觸已經可以推測出就算威利把阿修斯的命令置於最高點,但恐怕威利不會覺得把阿修斯的消息告訴沙利安夫人是違反命令。

不過這不是愛德華和菲文現在要擔心的事。他們兩個現在並肩走在碧黎的大街上,雖然街上行人不少,但他們的目光仍有不少落在他們兩個身上。

在外人眼前,他們兩個現在表現出來的形象和一開始他們預想的一樣。同時作為阿修斯替身的愛德華就像是隱藏身份的貴族子弟一樣,而菲文就像是他的隨身護衛。如果阿修斯外出,那正牌的威利恐怕也會像現在這樣跟著,說不定跟得更緊。

「愛德華說實話你在碧黎是不是有什麼仇家?」在街上只是晃了一會菲文已經發現他們兩人已經被跟蹤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我睡晚了!」五個人擠在一張最多給四個人用的餐桌上顯得十分擠迫,如果擠著的五人都是女孩子的話還好,可惜現在五個之中有四個是大男人,即使身材再修長也十分佔位置。

「這不是什麼大事,又沒說一定得在什麼時候起床。我還打算等會回去睡回籠覺呀!」阿修斯拿著屬於自己的麵包有一口沒一口咬著,他的樣子完全是食之無味的樣子。

「等女士本就是紳士該做的事。」身體的麻痺退去了的愛德華也看著眼前的麵包遲遲沒有動手。

「雪琳多吃點……」菲文很點艱澀的說。

餐桌的氣氛很點怪異,威利由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只不是高大的他有一定的存在感,要不是雪琳會忘了他的存在。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差不多天亮的時份,阿修斯終於抱著複雜的心情回去菲文一行人現在暫住的地方。在走到街口的時候他又小心的再一次檢查好身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看得出繃帶之類後他才稍微放下吊得高高的心,大步的往目標建築物走去。

不…萬一威利那個木頭人等會在菲文或是雪琳面前做些什麼會把他的秘密穿幫的舉動的話,他要不要先想好說辭?雖說所謂的秘密無傷大雅啦!

「阿修斯……」

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最多就是被菲文埋怨的目光瞪一下。雪琳的話大概呆一會就沒事了。

「阿修斯……你是故意裝作聽不到的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的十月,我和女王終於達成相識十週年的活動──一起去旅行了!曾經想過去韓國看花等等,結果我們最後選了到台灣,不過我們兩人都到過台北了,所以挑戰了一下對我來說自助遊難度極高的阿里山!XD (真的嗎?不是你懶嗎?)

 

老實說全香港也只找到一個旅行社有在辦阿里山的旅行團!XDDD

 

就是這樣我和女王兩個年輕人就混在一眾大叔大嬸﹑婆婆伯伯當中出發了!(你等等)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原本已經和對這個女孩子抱有不少的興趣,現在她主動走到自己的身邊妮古豈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妳叫什麼?」

「瑪倫。」

「哦!找我有事?」

「姐姐身上有血的味道……」瑪倫的話一出,那些少女們紛紛向妮古投去震驚的眼神,她們似乎不由自主的相信了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孩的話,她說妮古身上有血味,她們都信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在外邊擔心她安危,或許是擔心她會不會在王國鬧出什麼可怕騷動的同伴相比,妮古這個被綁架的肉票顯過得十分平淡。

由早到晚了,她就只是裝睡,抓他的那兩個綁匪爪牙換了是平時連她十米範圍也進不到就被她幹掉了。不過既然打算深入敵陣,她也很久沒做過這種刺激的潛入活動了,見對方沒眼光的綁上她,她也十分合作的裝作一個手無搏雞之力的弱女。

天知道為什麼這幫白痴綁匪不覺得一個魔族女人會這樣乖乖被綁是件奇怪的事?雪琳那個人畜無害算不上正宗魔族人或許還下不了手,畢竟淚血一族的血之魔力她沒能控制得好也容易出人命。但一般普通的魔族或是混血要用魔力脫困理應不是難事呀?

她現在被關在一個廣大的房間之中,外邊應該屬於那些看管她的人說話的聲音有一點回音,但是這裡給人的感覺不像是山洞之裡原始的地方,也沒有倉庫會有的氣味,地板也是很乾淨,比較像是一所扔空了的屋子。

房間內沒有照明,那群人也沒有幪起她的眼,房間不是密室,她感覺到空氣的流動,但是應該是窗的部份掛上了厚重的窗簾足以讓這裡有新鮮空氣,但厚布也令外邊的光線一絲也沒有透進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死!那些X的……他XXOO@%#$&@$#

「阿修斯大人,在夫人的宅第之中請不要說髒話好嗎?還有邊吃邊說好像……」拿著一個銀製燭台放到一個大宅裡的廚房角落,原本廚房這樣的工作間並不是維克這樣高階的侍從會來的地方,但為了眼前咬著牛排撕著麵包說髒話還要是不請自來的客人,他也只好屈就一下了。

「我現在氣在上頭,連髒話都不讓我說你是想我活生生悶死嗎?」說完阿修斯又咕嚕咕嚕的抄起桌上的酒杯大口大口的喝著。

「您手上的陳年佳釀不是讓人用灌的。」

「沒人叫你給我這種高級品。」投訴無用,乾脆把責任扔到提供者身上去。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餐他們草草的解決掉了,寄住的三人也沒有什麼興致坐在空無一物的客廳中聊天,所以早早就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了。

菲文和雪琳兩個分配到一個比較大的客房,一男一女同住一個房間尷尬是難免的了。不過在看到這房中有兩張單人睡床的時候菲文總算鬆了口氣。尷尬的氣氛才減緩了一點,畢竟即使同在一個房間,一張床和兩張床也是很大的分別。

靠在窗邊菲文蠻享受現在和雪琳單獨相處的時間,她靜靜的翻找著她的行李,難得身邊一個打擾的人都沒有,時光好像有點倒流回到他初初認識她的時候,在好身邊就只有他和那個女僕。

如果那個時候他能夠早點認清自己的心情,在她遇上妮古一行人之前把她抱到自己懷裡去的話,他一定沒有現在這麼煩惱。

愛德華這個情敵,他越是表現得有成人之美,他就越有心理壓力。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窗外閃過一道黑影惹得他心中警號大響。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威利.那拉亞。」

上前搭訕的男人突然來了個簡單到極點的自我介紹,可惜即使他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他對面的三人也十分肯定這樣並不代表他們已經認識。

微微抿著唇,外表比他們年長穩重的青年頂著梳得貼貼服服的頭髮站得畢挺,他的視線專注的盯著菲文看,所以愛德華和雪琳也不約而同朝菲文看過去。

菲文當然接收到詢問的視線,但是他知道的就和他們兩個一樣多而已。對這個人是誰他根本就沒有概念。如果單憑對方的打扮,最多是把來人歸類到騎士團的人上去。

但是他自己所在的師團根本就沒有這一號人物呀!而且一整個王國的騎士人數也不是幾十個這麼少,也不至於隨便就會在街上碰得到。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