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尼古拉冷著臉的押著那薩洛走到桑伯特的辦公室。妮古和桑伯特一看就知道尼古拉的心情虛於極低點,他原本沒表情的臉現在多了一層寒霜,而這讓人冷得渾身不自在的寒氣源自這位被帶進來的公國子爵。

「想不到會在這裡看得到你呢!子爵大人,能聽聽你在韋尼斯的原因嗎?」妮古和桑伯特交換了一下視線之後,還是決定先由妮古開口。

「在那裡抓到我不就說明了我在這裡的原因嗎?你們要動私刑嗎?」

「私刑是個好提議。不過在我考慮實行與否之前,不如說說你來到韋尼斯的目的?是因為之前在維納羅殺不了你的妹妹,所以追來韋尼斯好讓紅月加把勁?」

「我是來要他們確實取消我下的委託的!」那薩洛有點不甘心的撇開頭,似乎不想讓人知道他改變了主意不再買兇殺人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紅月在韋尼斯的分會長名叫西嘉.巴柏度。原本斯文俊秀的臉上現在多了好幾個很難視而不見的瘀青,高大但原來頗為單薄的身體捲曲的縮在草地上,泛白的臉色和緊咬的牙關告訴他旁邊的人他現在有多痛苦。

「抱歉呢!我好像下手重了點。」妮古一邊拍著手上的灰塵,一邊不太像是真心的向剛剛被她放倒在地的西嘉說了聲沒什麼誠意的道歉。

西嘉覺得她是故意的。

「是很重手才對……」

「不這樣的話把完好無缺的你放回去不是太過可疑了嗎?所以我才好心的替你製造一些適當的傷勢。」明明是打人的一方,但妮古卻說得像是個施恩的人。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妮古讓獅鷲獸在進入港區前停下,吩咐皮亞諾斯帶著她的字條先行回去,她拿著長杖在港口的小街中走著,繞了幾條街之後沒有人再在意她就是獅鷲獸的主人。不過在暗處仍是有人在注視自己她還是感覺得一清二楚。

故意轉入暗角把對方引出來,結果看到的人令她感到意外。

「尼古拉?」原本打算一記敲到跟蹤者身上的長杖前端在對方頭頂十公分的地方停下,對方也沒有傻傻的站著做靶子,在妮古停下的一刻他也已經向後退了三步。

「妮古小姐,妳為什麼會在這邊?」妮古看到他覺得驚訝,尼古拉也一樣。

「這是我該問的呢!先來這邊。」妮古覺得自己和尼古拉兩個即使在後巷也有點顯眼,把他拉到更隱密的地方後妮古看著尼古拉等待他的解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不祥的預感。」和妮古身處兩地的阿修斯和菲文一起坐在雪琳正在睡的休息室中品嚐著帝國大貴族管家端上來的極品紅茶,突然他被茶水嗆了一下咳了幾聲後十分認真的說。

「什麼預感?」

「唔…說不上來,總之不會是好事,一定有大麻煩!」阿修斯閉上眼睛沈思,然後應他所說的城中傳出第一聲響亮的爆炸聲。

「呃…開始了。」阿修斯若有所思的走到落地窗旁邊掀開窗簾的一角,被斜陽染得暈黃的城市一方冒出了不祥的黑煙。他的預感應驗了嘛!

黑煙由城中的一角開始冒出,這和黑街喜歡設置據點在繁華街的習慣不一樣,紅月第一個被搗的據點位於韋尼斯最貧窮的一角,有光必有暗,就算韋尼斯是個夜夜笙歌的繁華睹城,這不代表璀璨的背後沒有墜落的一面。流氓﹑娼妓﹑小偷等三教九流的人物沒辦法光明正大的走在高掛華燈的大街,除了幹他們的生意之外,其餘的時間他們都會窩在這一帶的暗巷。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妮古一直待在芙蕾拉之夢的大堂,這次搗亂在物質上的破壞在只是微不足道沒有太大的損失。雖然客人中不少有頭有臉的貴族向賭場的負責人發出微言,覺得芙蕾拉之夢作為韋尼斯數一數二的大睹場,竟然會讓人這樣上門來搞破壞實在有失面子。

他們敢這樣抱怨無疑是因為那個以一敵十的阿修斯離開了的緣故,同時也因為來襲的人是阿修斯打敗的,讓公國或是由王國而來的客人覺得人族吐氣揚眉了,一所由帝國暗中支持的賭場竟然要一個人族保護。

身後傳出各式各樣的抱怨,賭場本身的侍者紛紛承受著高貴客人們的怒氣,帝國領事館來的一行人雖然沒有直接遭受客人們的指摘,可是他們話中的埋怨和諷刺仍是讓一眾不論是黑街派來的還是領事館的帝國人心情變得惡劣起來。

忍耐著抱怨集合而成的嗓音,妮古優雅的待在大堂的一角逐一詢問著阿修斯製造出來的傷者,問不出情報的就扔給韋尼斯城守備隊的人發落。這個無聊又不得不做的程序本已經慢慢消磨妮古的耐心,偏偏不到一會城中又有一個據點傳出被襲的警報,一天之內黑街屢次受襲,妮古的耐心也磨得差不多了。

「你們要怎樣確保我們的安全!」某一位在後方鼓譟的客人噪子大了起來,引來了其他人的注目。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哦哦!尼古拉!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阿修斯像是要故意刺激尼古拉似的,誰都看得出他的臉色這麼難看完全是因為愛德華所製造出來的噪音。

「好不容易讓她睡了,你們就靜一點吧!」尼古拉嘆了口氣十分無奈的說,雪琳睡得著是因為愛德華讓管家在泡給她的茶中下了安眠藥,要不然她就會一直因為久斯的事抖下去。就算愛德華已經保證過久斯還活蹦亂跳的逃掉,但她還是沒辦法這麼快由差點殺人的打撃中站起來。

「果然是良家婦女呢!」阿修斯像是稱讚似的說了一句,但他不太慎重的語氣立即惹來其他三名男人的怒目。

菲文也發覺到愛德華眼底比之前來了更多的關心,這些關心是因為雪琳和他一起行動之後發生過什麼而產生的嗎?想到這個可能性,菲文心裡有點不舒服,尼古拉雖然也當面警告過他﹑表明自己對雪琳的在意,但因為尼古拉給菲文的感覺是像兄長的關受多於作為男人的情愛。

可是愛德華不同,他不但是個危機人物,而且他對雪琳到底抱持什麼想法恐怕沒有人摸得清。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菲文和阿修斯還在門邊沈默的看著領事館四周忙碌進出的的時候,桑伯特已經忙碌的和嘉拉雅重新回到和妮古的聯絡上,還有處理黑街接下來的反撃。

「你們會保護雪琳不是巧合?」自己由東大陸來到這裡是因為侯爵察知了什麼令雪琳陷入危險,如果雪琳受狙擊的事是由她父母被殺的事件延續下來,那和雪琳父親相識的侯爵可能一早就知道雪琳會被狙殺,所以找他來不止,雪琳被妮古等人帶走他也沒有阻止。

「是不是巧合不重要,正好她提出要人保護了,我們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了,明著把她納入我們的勢力之下保護總比諸多制肘的暗中行動好得多。不過如果是過去的她,可能不會提出請求就是了。據情報說,『她』應該很樂意被人幹掉才對。我們也是很尊重當事人意願的呀!」阿修斯不諱言的說。

「的確。原本侯爵給我的資料也是這樣。」想到自己初接觸雪琳她和資料上截然不同的舉止態度,菲文不禁笑了一下。現在細想,如果她的靈魂沒有換人,他現在早就因為保護的目標死掉而回國了吧?

對於自己現在沒有歸期留在公國的現狀,菲文沒有任何不滿,反而如果騎士團現在叫他回去,他也不願意聽命。那個對這世界一無所知,因為想活下去而背負了『雪琳』這個身份本身帶來的危險,這樣令他更想待在她的身邊幫助她,保護她。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策馬趕往帝國領事館的方向,坐騎是飛馬的阿修斯先他一步出發,以他的速度現在應該己經到了領事館了吧?

剩下一人獨自行動,菲文少有地被焦急的心情影響,他硬忍著騎馬對身體的影響一刻也沒有停下的在街上奔馳,只想自己能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領事館,早點親眼確定雪琳的平安無事。

街上掠過的景色本來沒有令他有很深的印象的存在,可是一個突然在眼角出現的人物卻令他注意起來。因為太過驚訝那個人的出現,菲文下意識的讓坐騎停下來,目光仍是追逐著那個眼熟的身影。

那個身影有點笨拙的在巷子中消失,雖然滿心懷疑,但菲文還是決定先追上阿修斯,之後再想辦法弄清楚那個人是不是自己懷疑的人。但在大街上單騎的他十分顯眼,不只是菲文會追蹤自己覺得在意的人,他自己也是別人追蹤的目標。

「菲文.蘭森!」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宣戰呢!妳說怎麼辦?妮古。」阿修斯隨意的甩了甩手上的長劍,就算穿著禮服也不忘帶著佩劍的他只用了兩三下手腳就把大部份的來襲的下三流惹事者打趴在地上,他的劍上也少不免沾了一點血跡,不過還沒到出現死者的程度。

一身隨時可以出入高級場所的白禮服,看上去正義的白馬王子指數暴昇的阿修斯一臉嗜血的環視躺滿呻吟著的傷者的睹場大堂,他的表情令他由外表形造出來的正義形象大打折扣,而且就算他是出手制止了入侵者搗亂,但他粗暴的武力也讓被保護在後方的上流人士心裡擔心他會不會殺得不過癮而找他們練劍。

「對方踩到我們地盤了,當然要好好奉陪呀!這是待客之道呀!呵呵呵…」妮古笑瞇著眼看著地上的傷者,身為黑街的一份子,對方這樣殺到自己地盤,她怎麼可能會忍氣吞聲?

「那這裡先交給妳和領事處理了,我上去看看菲文如何,他身上的傷不輕,有點擔心的呢!」拿著仍沾血的長劍走過對他投向驚恐眼神的客人堆,阿修斯三步拼兩步的走上階梯,氣也還沒喘就已經來到他們下榻的樓層,越是走近他們所住的房間血腥味就越濃,不祥的味道讓人的心情跟著墮進地獄深淵。

「該不會掛了吧?」阿修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在確認房間內沒有什麼動靜後他一腳踢開了房門,可是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菲文或是敵人的血淋淋的屍體或是殘肢。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琳覺得胸口很痛,由暗門的隙縫看出去的景象被這個身體原有的﹑藏於記憶深處封印著的畫面所替代,她的身體就像在回憶當年的感受似的不停的在抖震,冷汗濡濕了她的身體,她的意識好像代入了小時候的雪琳身上似的。

過去好像有著一幕這現在差不多的情況,她被藏了起來,但卻看到自己的父親在外邊被人殺死。

過程她不知道,腦海中的映像也很混亂,父親和殺人者的身影都是剪影,不要說那個現場是怎樣的地方,就算他們的臉也沒辦法看清。

「嗚……」胸口傳來的痛像是精神上的心痛多於身體器官出現問題,這個身體在悲鳴,這份悲傷也令靈魂為之悲痛。

「久斯…久斯…久斯……是他嗎?……紅月的殺手久斯……」下意識的唸著引起她現在這反應的殺手的名字,這個像是殺了『雪琳』父親的男人,現在正戲弄折磨另一個她認識的人的男人。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謝謝小燕的贈文,雖然不是說好了的芙蓉啦~~~(喂)

不過看完小燕的短文…我覺得你故意給我推坑哦!我想寫後續哦!死神先生的後續哦!<<等等,人家沒說過那是死神先生

不過大叔是萌物呀~~~XD 謝謝小燕的短文~~


 

叔叔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琳沒有聽愛德華的吩咐第一時間去找這大宅的管家,她試圖再一次打開日光室的門,可是門卻不知被什麼堵住似的即使可以扭動門鎖卻沒辦法推開。

「愛德華?你沒事吧!愛德華!」不知所措的在門外叫了幾聲,可以厚重的實心門板後卻沒有人回應。

「雪琳!不要待在這裡,愛德華自有辦法解決的!」尼古拉突然由天花板跳了下來,他的神出鬼沒仍然令人嘆為觀止。他拉著雪琳沿著走廊走到大廳,大廳中已經有一列武裝的僕人由身為管家的中年人帶領打算趕往日光室。

「你們不要接近,愛德華未必有餘裕不傷到你們,找人去通知副領事大人,可以另外安排人手守在外面不讓突擊的人逃脫嗎?」管家看到突然出現的尼古拉立即表現出戒備的狀態,但當尼古拉掀開外套把藏在下面的東西讓管家看到之後,原本在他臉上的戒備立即消失,態度變得極之配合。

難道像尼古拉他們這些傭兵都有委任證讓人看的嗎?可惜她剛剛的角度看不到尼古拉收在外衣之下的東西。在他的要求下管家帶著手下的人馬到大宅外邊去守衛,而尼古拉也護著雪琳向地下室走。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琳坐立不安的站在桑伯特.斯洛瓦特所擁有的大宅中的大廳,大宅就位於帝國領事館的不遠處,由落地大窗看出去可以看到一片藍天和深藍的大海。

剩下她和愛德華兩個人相對無言的氣氛令她喘不過氣,雖然在寶石店的事她已經沒再氣了,但和他之間現在就只剩下尷尬。她乾脆走到窗前看著這片景色一言不發。

愛德華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看著用背脊對著他的少女,由桑伯特把他們帶回來開始,少女就沒有正眼的看過他,很明顯他真的惹她生氣了。

要哄她嗎?愛德華勾起一道冷笑,哄她把她當公主呵護不是他答應妮古的範圍之內,但是他沒法否認的有一點點罪惡感。也不得不認識像桑伯特說的他的確把怒氣發洩在她身上了。

所以都是桑伯特害的!但偏偏那傢伙一句領事館還有事忙就回去了,扔下他們兩個和一屋子的僕人。有著良好素養的僕人出入都是無聲無息的像幽靈多於一個人,大貴族習慣這樣的環境,可是愛德華和雪琳都不習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伯爵大人?」賈圖身邊的隨從緊張的說,他們今天才剛剛到埗連旅館還沒選定來就在這繁華街引發和帝國貴族的衝突。身為下人的他們和賈圖想的不一樣,賈圖還有一個貴族頭銜為他消災解難,可他們這些下屬被人找起麻煩來的時候可沒有人會給面子。

而且他們懷疑自己的主人到底有多理解這個城市?他知道這個城內什麼人不能得罪,什麼地方應該要迴避嗎?

「打聽出那幾個魔族下榻的地方了嗎?」目送那個和雪琳相似的少女登上馬車揚長而去,賈圖現在不急於追上去弄清楚,對方既然報出了斯洛瓦特家族的大名,他要找回他們並不困難。

「是的。」

「在哪?」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賈圖被自己的隨從帶走之後,原本應該繼續成為眾人話題主角的愛德華和雪琳就在桑伯特的安排之外再一次來到店裡的貴賓室。

三個人無言的待在同一個地方,雪琳比之前更加覺得沉重,房間明明很明亮,四周的擺設仍是閃閃發亮,可是她還是覺得有一團映像化的黑色氣團籠罩在愛德華和桑伯特的頭上。

在雪琳開始坐立不安的時候傳來了敲門聲,店長重新端來了飲品和蛋糕。而那塊精緻度極有可能比味道好上百倍的蛋糕更是特地準備給她的。

「妳的臉色告訴我妳一定要吃下去。」因為沒有餓的感覺雪琳本想婉拒蛋糕的好意,可是和她可算是第一次正式見面的桑伯特卻以命令又公式化的語氣和眼神宣告雪琳必須把那件高級蛋糕吃下去。

「桑伯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體貼了?」在雪琳拿起銀製的雕花叉子開始解決那件蛋糕時,再一次品嘗著烈酒的愛德華語氣帶刺的說。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裝作不認識!這刻她十分同意愛德華的話,要是在這樣被他認出來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上一次在維納羅城裡賈圖就已經為了找她動用過城內的守備隊,更和妮古他們發生激烈衝突,大街都轟出了一個大洞。現在她身邊的是比妮古或是阿修斯都還是可怕的殺手,絕對不可以讓他們鬧起來……

「這位先生。我想我並不認識你……」愛德華裝得十分無辜似的看著氣沖沖地衝進來的男人,他一早就注意到這個貴族青年在街外窺看他們,雖然他還不清楚這人的底細,但從他的眼神來看絕對和雪琳脫不了關係。

那種憤恨,對他恨之入骨的露骨眼神很難讓他不去發現。而且最要的是這種眼神不只是單純想要報復的怨恨,那激烈的情緒大概和女人有關,正好他身邊就有一個背景複雜的少女。

要不是她的兄長,再不是就是她那位未婚夫了吧?這種基本的情報愛德華早在紅月發出雪琳的暗殺任務時他就已經看過了。

看在得協助妮古做事的份上,愛德華也不想太過節外生枝,即使他平日處理這種事的方法直接得多。讓他在下一分鐘說不出話來就可以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駕光臨不知有什麼貴幹?」愛德華在黑街的臭名遠播不是一兩天的事,即使昨晚夜裡韋尼斯分會的會長已經先一步通知他們問題殺手暫時協助妮古等人,可是日積月累下來的負面情緒不是一天半夜可以消除得了。

雖然洛的表情十分克制沒有露出什麼表面的反感,但是他和愛德華之間還是有著一道沒有人能夠打破的隔膜似的。

「這些,現在可以幫我鑲成隨身可以帶著的首飾嗎?」愛德華把絨袋子推到洛的面前。洛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拿過一個鋪著藍色天鵝絨的盤子把袋中的東西小心翼翼的倒了出來。

「真恐怖。這隨時都帶著這種鉅款外出的嗎?」洛脫下眼鏡換上一個單邊的鑑定眼鏡,把用包著絨布鉗子逐一把淚血石挾起來察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月函嵐的贈文,我用手機在車上看時要忍著扭曲的嘴角忍得很辛苦呀!

題目出自噗浪上的閒聊,成文後太有趣了XD


 

芙蓉歪傳之狐狸也會肚子疼!?

(原題目:吃壞肚子的塗山)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穿著黑紅色的盛裝,飾帽上的黑紗遮掉了雪琳半張蒼白的臉,這身衣服雖然太過性感,可是正因為和雪琳平日的風格太不一樣,如果不是和她很熟的人即使手上拿著畫像對比也不一定能認得出雪琳來。

而一早就在樓下大門的馬車旁邊等的愛德華也裝模作樣的戴起了禮帽,左眼還戴了一個單邊眼鏡,他本身已經刻意營造優雅的紳士氣質,再多加點演技令他看上去沒有任何破綻,如果他需要潛進上流貴族的舞會中行刺,相信絕對不會有人懷疑到他的身上。

愛德華先讓雪琳登上了馬車,然而他看了看不著痕跡的在屋頂準備跟在他們身後尼古拉。

「我就這麼讓人不放心嗎?」他失笑的就坐,然後用手杖敲了敲馬車車頂讓車伕駛往目的地。

「不好意思。」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我餓了。雪琳也是,臉色白如死灰了還想撐到什麼時候?妳不餓大爺我餓了!」在愛德華和雪琳兩個一同陷入了沈默當中時,摳完耳朵開始不耐煩的阿修斯無視現場氣氛仍然很僵硬,他拿出房間服務的菜牌然後拉了呼喚服務生的搖鈴繩子。

眾人因為他的舉動完全沈默起來了。不過也沒有人阻止他自把自為的行動,的確早已經過了用早餐的時間,他會喊餓是人之常情,而且他們當中兩個重傷患就算剔開了耐力不錯的菲文,剩下來的雪琳也難以讓他們無視她越來越白的臉色。

「但是…」雪琳發出微弱的反對聲音。

「這是命令!」阿修斯沒來由的低喝了一聲,他天生就強人幾倍的氣勢加上他認真得像要殺人的表情讓雪琳硬生生的把反對的話吞回肚子中。

沒辦法立即聽到想聽的事,她不由自主的把期待的視線放在愛德華的身上。可是他沒有再看她,只是離開沙發的範圍走到堆放著應該是屬於他的行李中翻出了一個長方形盒。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