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黃昏時份,房間點著幾支燭台,蓮目端正的坐在平日看書的窗邊,認真地看著放在托架上面的書卷。

夏天過去之後日落的時間也提早了不少,還沒到晚膳的時間已經要點上燭火協助照明了。

房間內所有的拉門和格子窗都被打開,角落點著一抹薰香。蓮目專注的看著書,而霸佔了她房間一個陰暗角色的不速之客則抱著一個她要求而特製的長形軟枕癱在地板上長嗟短嘆。

「不用再嘆氣了。如果他在的話不找妳才奇怪。」把書卷合上,蓮目有點受不了背後有人不住的在嘆氣,害她連書都不能集中精神看了。

「誰…誰找他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以為會被她捉回去。」待蓮目在族人們的歡送聲中離開了之後,松若才安心吁了口氣走回田中。

「如果只有妳一個的話的一定會!」紅烈呵呵的笑著,挽起袖拿過松若手上的鐮刀一副要下田幫忙的樣子。

「別邀功了!還有你的衣服弄髒勾破了沒有人會賠你的!」松若看著紅烈走到炎揚的身邊抓過一把稻子就要揮鐮割下去不忘警告一下,他身上的刺繡長衫,說不定抵得上人家一個月開支了。

「我動手做的話不用等太久就可以回去吃早飯。妳不餓嗎?炎揚應該餓了吧?」手上俐落的舞動著鐮刀,準備動手勞動的祭神拋了個嫌棄別人手腳慢的眼神出來。

「餓!」不知道松若被人氣得牙癢癢的炎揚老實地回答。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陽剛剛開始昇起來沒多久,山中住民已經充滿生氣地開始一天的工作。他們貫徹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的精神,基本上連山上最大的宅子中也沒有睡到日上三竿的人存在。

不過這都只是基本上而已。

從一大早就已經打扮得很嚴謹的蓮目早上第一件事不是做什麼早課或是趕緊去用早點。這三個月下來她已經養成了天一亮就會往那個房間衝過去。

「蓮目,這麼早…」

「祖父大人日安。」蓮目微微點了點頭向遇到的老人道了聲禮貌的早安,但腳步一秒也沒有停下來,依舊以無聲的腳步往走廊的盡頭走去。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見封 1 月見封 2 

秋風開始吹起,大地的南方有一片過去曾經淹沒在水底的土地仍舊保持它的肥沃,受到神明加護保祐的泥土和岩山中蘊藏著各式各樣的自然珍寶讓生活在此處的人生活過得優渥無憂。

即使季節已經開始轉變,可是溫暖的南方仍是陽光明媚,人們在耀目的陽光下依然活力十足地揮灑著汗水,努力在收割著正值秋收期的稻子。沿岸的漁師們則開始出海捕捉因為準備過冬而變得額外肥美的海產。說到海水中帶給他們的財富實在不能不提及其中高價的珍珠和珊瑚。

南方的大地和海洋是屬於青一族的。他們的祭神水凌之天被譽為掌管生命和豐收的祭神,雖然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但到了現在人們只會記得衪所司職的皆為祥瑞,是神方中數一數二是大神。

如衪的稱謂一樣,水凌之天是位司掌水的祭神,所有水脈﹑降雨都是衪的管轄範圍。祭神退回神方之地後她的神力就委託給巫女一族掌管,只是有身附神力的巫女或是巫子坐鎮一族之中,青一族就可以長久享受著和現在一樣的安穩和富庶。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在FB某團中看到團友們推介的這個拼圖網站,大家都瘋了一樣在玩黑子圖,我自己也手癢癢的建了帳號,把自己的圖放上去造成拼圖了!

大家有興趣的不妨去玩玩喔!有兩個難隻任君選擇!有空的話還會繼續把拼圖做出來的!XD(喂)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族.長.在.哪?」紅烈笑容可掬的環視了大客廳中恭敬拜伏著的男人們。紅烈當然第一眼就看得出應當坐在主位上的族長現在連影子都沒有。

「紅烈大人…族長他現在不在這裡。」炫勾抬起頭暫且充當了代表回答著問題。

「不是在睡覺吧?算了,我等會再找他。天火,我不是說要你好好看著巫女的嗎?為什麼還會出這樣的事?」紅烈走到天火的面前語帶責備的說,天火慚愧的沒敢抬頭,而其他人都沒辦法開口替他美言。

「為什麼你不在巫女的身邊?」

「那不是天火的錯。是我說謊他才會把松若帶回去,也是因為我沒有好好說清楚事件……」蓮目走到紅烈的身邊,首次在眾人的面前承認自己的過錯。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族長那張令她生厭的臉久久不能由松若的腦海中抹去,待在這個陳設華美可是除了一扇裝了木柵的窗子外就只有四面牆壁的房間只讓松若的心情變得更加惡劣。

不理會赤勺的反對,松若和蓮目兩人同時被非常『有禮』地邀請到一個只可以在外邊鎖上的堅固房間。美其名是保護的軟禁行動惹得那個自尊心甚高的巫女現在正對著房間的角落生悶氣。

「為什麼連我都要被關起來!」悶了快一小時,蓮目終於開了口,她語氣有點衝而且充滿對松若的抱怨。

「我不也是想知道為什麼我得變成祭品,不是比妳更慘嗎?」松若有點洩氣的倚在牆角,她的心情現在也是灰色的,對自己突然迎來了這種可悲又可笑的危機感到非常可笑又無奈。

紅烈擔心她的身份會被懷疑一事倒是完全沒有發生,但事情卻來個三級跳直接跳到生死存亡的祭品問題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稍微睡眠不足而出現的黑眼圈掛在眼底下。雖然如此,松若仍是活力十足的打起精神跟著比她更興奮的炎揚在天還沒亮時就往山坡那邊跑。天火跟在他們兩個身後,三個人之中就算他表現得最淡定,不如說他十分習慣這種晨運活動兼享受清晨的新鮮空氣。

果然是不只個性,連生活習慣都不像一個年輕人呀!這一刻松若腦海飄過這不知是否恰當的感嘆。

「還差一點就到了!就在山坡的另一邊呀!」炎揚興奮的向前跑了幾步,然後焦急的催促著後面的松若和天火。

「還有很多時間,炎揚你別這麼急。」天火輕聲的斥責,如果只有他陪著炎揚的話他要怎樣趕都可以,但怎麼可以任由弟弟胡亂催促巫女!

「可是…可是太陽快要出來了!」炎揚不敢反抗天火,但又不捨的看了看地平線那邊開始冒出來的陽光。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紅羅一族兩支巫女血統的家族家長,一位是炫勾,另一位是天火的父親可炵,他們這一支最明顯的血統象徵是赤銅色調的頭髮,很明顯的天火外表上的特徵都是遺傳自可炵。

除了髮色上有著紅銅色和蜜色的分別之外,巫女家族的人都有一雙漂亮的金棕色眼睛,這種顏色的眸子松若是真的覺得很漂亮的。

松若也肯定他們一直都是在兩支血緣中不斷聯婚,既是夫婦也是表兄弟姐妹那種親戚關係吧!這種親屬通婚第一次在電視以外看到,難怪他們都可以同住在這個廣大的宅第,因為都是自家人。

待在這個比她想像還要大的宅子已經是第三天了,松若這幾天過得悠遊自在的,同時在努力習慣這裡的作息,只是她無所事事覺得很悶。因為他們什麼都不讓她做。

「松若姐姐!母親大人說洗澡水燒好了!」在三天之內已經和松若建立了不錯關係的炎揚像個小大人的走到松若呆著的房間門前一本正經的報告。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麼不負責任的行為算什麼!就算他的個性和行為再不穩重都好,嘴巴再爛也好,他始終是祭神吧?哪有這樣不了了之的走掉呀?

松若有點洩氣的坐在一邊,她知道自己一定沒辦法把紅烈找出來。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像個迷路的小孩一樣坐著,不要亂跑然後看看天火他們會不會記得把她接回去。

就像小時候迷路在路旁不知所措地等爸媽來找自己一樣,只是她的家人根本不在這個世界呀!

「巫女殿下…?」松若看著建築物的屋頂陷入無神狀態時,天火尷尬萬分的走到發呆的她的身邊輕喚了一聲。當她的黑色眸子回過神轉向他的方向時天火立即就臉紅了。

「呀…是天火!」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我都已經把那邊這麼大的地方讓你了,你就不要那麼過份越過我這邊來!」入夜的神居只有渡廊外邊點上了幾盞油燈,對來自電氣化世界的松若來說幾盞油燈就算是放在房間內也沒有足夠的亮度把房間照得亮。別說是房間的外邊是個廣闊的庭園了。

根本黑到什麼都看不到。

黃昏太陽剛開始下山晚飯就已經準備好端了進來,一入夜眾人就好像等著時候睡覺似的鋪了床點了寧神的香,趕著你快點梳洗好睡覺。

真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呀!

松若看著由竹簾縫透過來的亮光,她睡了好幾天才剛醒來,現在根本沒有睡意,更重要的是一個普通的現代人不會一入黑就睡覺的。看到那些婦人點起燈進來鋪床時真的嚇了她一跳,這麼早睡覺她從未試過,更別說她的床舖就放在紅烈的房間之中,礙眼的並排床舖呀!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衣衫不整的一男一女光天化日之下在地板上扭成一團,雖然兩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因為痛感而扭曲著,可是這帶有衝擊性的畫面仍是讓剛趕來的訪客嚇了一大跳。

聽到祭神和巫女在吵架這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炫勾哪還等得下去!他的身後還跟著接報時同樣在場的蓮目和天火一起趕了過來,結果就看到這樣有點不堪的畫面。

炫勾這個老人看得多見得多,可是看到跌在地上悲鳴著的兩人時他只能一臉哭笑不得的看著。

天火這個認真過頭的青年率先驚叫了出來。原因無他,紅烈大半胸膛露出來了他還不會驚訝,男人的身體又不是什麼需要小心翼翼遮著的東西,他們可是以鑄造為生的民族,在鑄爐前多的是赤膊上身的男子。

可是女生就不一樣了,在松若眼中覺得只屬於酥胸半露的狀態,雖只能算是輕微走光的畫面已經足以讓這位純情青年漲紅了臉,說不定再多看幾秒就會開始流鼻血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張開眼立即看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美男子,相信誰都會先愣住然後覺得自己在作夢還沒睡醒。但是當對方下一秒帶著怨懟的表情翻身把自己壓在身下,即使他有用手好好支撐著他的身體沒有碰到自己一根汗毛,但是如此莫名奇妙的危險狀況也會令一個正常的女生發出尖叫然後死命掙扎。

間中的歇斯底里是女人的特權,而且是對方先撲上來,松若才不會為了剛剛疑似打到人而感到心虛。

掙脫之後又是一陣有聽沒有懂的名詞,不過還好那個男人沒有再撲上前。聽著他先一句什麼神居,之後又一句巫女,然後還要摸著臉頰狀似可憐的平空消失給她看。還會覺得對方是人就是她太天真。

一時之間受到多重打擊的松若腦子中只剩下一片混亂,所以當兩名婦人走進來再一次叫她巫女時,松若覺得自己的神經快要斷掉了。

「巫女殿下妳沒事吧?」其中一個婦人一臉擔心的走到松若面前扶著她的手臂讓她起來,松若遲疑了一會才搖搖頭,然後婦人就把她帶到這房間一個放下吊簾的角落,那裡有一個類似梳妝台的矮櫃子,地上也放著坐墊。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澄明的月夜,儀式的主角──紅羅一族的巫女蓮目仍是一身紅和黑的打扮,不過和之前不一樣今天的她上了一個淡妝,深蜜糖色的頭髮梳了一個髮髻在腦後,頭上頂了一個頭冠,額邊兩旁各有一串暗金色的金吊穗。她緊張得臉色微白的一個人走上祭台。這一次是她擔任巫女之後第一次主持的喚神儀式,雖說是第一次,但其實也是最後一次,喚神儀式如果不成功的話五年之後的巫女也可能不再是她了。

在台前把她早已經背得滾瓜爛熟的祝詞一一頌唸,祝詞的每一句話都是祈願他們一族的祭神,希望這片大地開天闢地之初就已經存在,那位司掌火焰與戰爭的祭神可以賜予他們一族祝福與加護。和其他族群的祭神主司水源或是豐收等不同的吉兆很不一樣,司職中包括了戰爭的紅羅祭神在這個和平的時代難免會被視為一個不應隨意喚醒的存在。

所以他們一族的喚神儀式往往會挑起其他族群的注意。可是沒有了祭神火焰的守護,擅長鑄造的他們發展力慢慢的被比了下去,為了一族的繁榮他們渴望得到祭神的加護。他們一族沒有多少個五年可以等,雖然現在是和平時代,各族之間的紛爭也早已經平息,可是並不代表所有人都安於這種和平日子,他們可不能等到最後存亡的一刻才開始為自己打算吧?

背負著族人的期望,十六歲的蓮目一直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不過她從來沒有向任何人傾訴過心裡面的苦,因為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決定的。是她自己決定要背負一族巫女之職,不這樣做的話她沒辦法讓他的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一切一切完全是出自她的私心。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箱箱物品被人們送到山腰一座建築物內,除了在戶外負責勞動的男人,在建築物裡走動的婦女們都換穿了一身素白衣裙忙碌的清掃四周。有的忙著洗擦地板,有的忙著在四周佈置起各樣裝飾品。直到夕陽西下人們的工作都還沒停下來,他們點起了火把照明,繼續趕著在明天天亮之前把要辦的事情辦妥。

「呀!大門那邊的東西快點搬到一旁去,不然明早巫女大人的車子來到才搬就太慢了!」

「那得多幾人才搬得動,找人來幫幫忙吧!」就在那邊的男人們忙著搬動阻礙大門的障礙物時,一人一騎選了在這個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到訪。來人在來到門前早早已經下了馬,很熟門路的牽著自己的坐騎走到大門前喚了負責守門的人。

「這不是天火大人嗎?這個時間你怎麼一個人來的?」守門的中年男人在哨崗看到來人時驚訝的邊叫邊走下去打開大門,然後接過了名為天火的青年手中的韁繩。

「巫女殿下想知道現在準備得怎麼樣所以命我走一趟,等會就要趕回去的了。」名為天火的青年人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雖然他臉上有著不難看出的倦意,可是他的笑容卻輕易的感染別人讓人跟著他一起笑。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見封 1 月見封 2 

 開始在部落格貼出御神的正文卷一至卷四,從沒看過的朋友可以不看鮮鮮那邊的,直接在部落格看,這邊的抓過錯XD

P.S 番外篇不會貼出喔!那是有購書的讀者朋友的專利~ ^^


說到旅行,近年日本北海道可說是首選的熱門地點。夏天可以看薰衣草和各式花田,冬天賞雪﹑泡溫泉還有肥美又美味的海鮮可以吃,假期能在這裡渡過絕對是件賞心樂事。

只不過現在溫泉旅館的大浴場一角,一個少女完全沒有在旅遊勝地渡假的愉快心情,甚至乎可以說她根本從出發至今也一直臭著一張臉。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