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3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洛昂親王到埗之後,村民的辨認和送回原居地的安排進行得如火如荼,忙碌的他沒有時間再找上古斯希特和藍青說話,他們倆的貴族身份雖然惹人懷疑,不過重要的是團隊中沒引發事件就好,當天晚上古斯希特和藍青就很鄭重的去找了安娜,他們這般隆重其事的把她找出去,安娜的反應卻讓他們更加意外。

「我早就想到你們的家世一定不會簡單的了。畢竟是帝都騎士學院的學生嘛。」面對安娜如果坦率的回答,原本以為會被抱怨他們隱瞞身份的二人暗自鬆了口氣。

「謝謝妳。」古斯希特真心的感謝安娜不介意他們有所隱瞞。

「不。古斯希特你之前說過吧!旅程遇到的很多人大家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能聽到他們和盤托出,那是很值得高興的事。我會等這一天的,我會努力成為團隊真正的一份子,到時你們再把事情告訴我就可以了。」

古斯希特和藍青欣賞的看著這個少女,旅行果然是會改變一個人,大半月前這個女孩子會說出這樣有自信的一番話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的傍晚時份,由白月帶領的人們平安無事地回到森林之外,在公會和島上官員的調度下,登記之類的工作很有條理地進行。而藍青也和白月來了個超級感動的再會。

過度興奮的藍青急著想告訴白月他身上的詛咒已經解除,竟然一邊跑過去一邊扯開自己的衣領。看到他這麼不成體統的表現,白月立即送上一個鐵拳,把這個樂極忘形的藍青好好教訓了一頓。

「早就叫你要克制一下的吧?」古斯希特無奈的看了看走在自己身邊被白月扁成豬頭一樣的藍青。雖然他這個模樣很可憐,但是的確是他自找。

「不如回頭請亞克斯看看吧?」安娜光是看就已經覺得痛了……

「姐姐不要理他。做出那種蠢事是他活該。」緊緊跟在安娜身邊的蘭爾看到藍青現在這樣子感到心情很舒暢,似乎即使事情已經解決,蘭爾仍然對藍青曾綁過他一事記恨著。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晨光剛剛亮起,好不容易待事情安頓好可以爬到床舖上休息的安娜被粗暴地闖入她房間的人扒了起來。昨晚見到的溫柔恬靜在現在的芙莉娜身上消失,變回了他們熟悉的她,那個冷冷的又是像不太在乎的魔法師。

「芙莉娜…妳這麼早?」勉強睜開眼看到芙莉娜臉色有怪異的看著她。

「我根本沒睡。」

「哪快點睡一覺吧!等會還得繼續處理那些村民呀。」

「那不是我的工作範圍。妳快說!莫姬利思有沒有說些什麼?」芙莉娜再故意冷著臉問,她這模樣令安娜笑了出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的事情令在場所有人有點如在夢中的感覺。

那個帶著陌生感覺的芙莉娜帶著溫柔的神情在魔法陣中央唱著他們全都不明白的祝詞,紅光很快就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銀光在原本刻滿魔法圖騰的地上上方連結成另外一個更複雜的魔法陣,而一點一點的銀光由地上緩緩昇起,形成一副非常美麗的畫面。

「真令人吃驚!我還是第一次看得到如此大型的淨化儀式。」神官亞克斯感動得像是快要流下淚水的樣子,而對所有狀況都一臉茫然的少年蘭爾現在也只是陶醉在這美景之中。

自狂戰士狀態解除之後一直睡著的藍青在銀光之中也緩緩轉醒,面對這境象他有很多事情想問,但是他也知道現在不會有人有時間告訴他,因為大家也都被這奇幻的畫面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銀光的範圍漸漸的擴大至整個遺跡,而當最後一點銀光消失之際,原本沉重的空氣即時變得清新,來到這島上時感到的異樣感覺已經消失無蹤。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古斯希特等人由蘭爾領路來到遺跡的時候他們正是看到這詭異的現像,漫天紅光,地上的魔法陣斷裂成一節節,石板的碎板不自然的在半空中飄浮,心中記著芙莉娜的忠告,古斯希特沒讓神官和蘭爾踏進魔法陣的範圍。

「愚蠢的人類。恣意打開幽界的大門有什麼目的?」由芙莉娜口中說出的話令人心底一震。在她身邊的安娜吃驚的看著身前的她,突然間她覺得身前的芙莉娜很陌生,雖然臉還是一樣,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變得遙遠和高不可攀,而芙莉娜的紅眸更是比平日看到更閃亮,更令人望而生畏。不自覺想退開一點的安娜被芙莉娜一手拉住,芙莉娜沒有看她一眼,但手上傳來的力道像是要告訴她不可以離開。

安娜心想,芙莉娜一定是把自己的身體借給她剛剛召喚的神祇了,如果不是這樣,她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芙莉娜會變得這麼不一樣。

「哈哈哈!果然!果然魔女是和魔神定了契約而得到不老不死!哈哈!還問為什麼!當然是要召喚魔神!我要力量!比世上任何一個人都強的力量!」邦奇瘋狂的笑著,雖然自己強行發動的召喚魔法已形同失敗,但和他知道的一樣,和魔神有著契約的芙莉娜同樣可以令他見得到魔神,只要有辦法令魔神和他結下契約的吧,儀式什麼的不重要。

「愚蠢至極!既已將靈魂出賣的你,已經連人類都不是了。」她連手也不用動,只是瞄了邦奇一眼他就已經被強力的束縛壓在地上。把原兇壓制下來之後,她看了看魔法陣外圍的人。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醒後安娜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在一個類似地下室的地方,這裡只有數個火把照明,空氣也令人覺得濕冷。

定了定神,她決定不在這裡浪費時間,她大概是和芙莉娜一起被傳送的,那麼芙莉娜也應該在附近吧?不知道她是否平安無事。

想到邦奇對芙莉娜那異常的執著,安娜就覺得很不安。他不惜用自己的一隻手做為代價也要把芙莉娜帶走必定是有什麼重大的原因。

如果不是想利用芙莉娜強大的魔力的話,難不成邦奇也想把芙莉娜當成祭品?

各種可怕的念頭在安娜腦海中成形,腳步也不由得不斷加快。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破結界後芙莉娜一行人越往森林深處走就越是覺得渾身不舒服,隨著天色越來越暗,四周的環境也越來越靜,四個人都默不作聲的走著。

在靜得不自然的森林中突然像有默契似的藍青和芙莉娜同時停了下來。跟在後面的安娜隨即把長劍拔出,她也感覺到了有一種強烈的違和感。

「對方正在施行死靈系魔法。」芙莉娜像是解說一樣告訴安娜,和她知道的闇系魔法不一樣,現在空氣中流動著的是不祥而抑壓的氣息。隨著感覺越來越強烈四周開始出現蠕動的人影。跟在安娜身邊的蘭爾已經嚇得叫了出來。

一具具人類骸骨空蕩蕩的眼窩中透著不祥的黑間旋渦,它們手上拿著大大小小不同的武器一排一排的接近。

看到數量絕對不少的骸骨兵,連藍青也不由得流冷汗,如果可能選擇,他實在不太想和這種恐怖的東西戰鬥。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一身睡袍打扮卻手拿木棍的神官古斯希特實在哭笑不得。不過他也不能要求一個半夜裡為孩子看病而在回程時被綁架的神官能有什麼像樣的打扮。

山洞內的一面石壁上嵌有一道石門,門給人的感覺很厚重,不過上面卻刻上了一個圓形魔法陣,會用在門上的魔法來來去去也只會是禁止進走或是要特定的人才可以內進之類。

「我來試試吧?」神官自告奮勇的上前,神官的神聖魔法雖然沒什麼攻擊力,不過對於治療﹑解咒﹑防禦這些範疇卻可說是一等一的強。而且在屬性原則下,當神官對上不死系生物或是闍系魔法的話比任何一系的魔法都強。古斯希特想到如果儀式是屬於闍系魔法的話,如果神官到場淨化的話是不是也可以破壞儀式呢?

亞克斯在石門上東摸西摸,除了第一眼發現的魔法陣外他還發現了另外兩個類似的東西,他借著火把的光線看清魔法陣後就開始了他像是祈禱般的咒文,三個魔法陣就這樣一一被他瓦解了。

「就這麼簡單?」古斯希特看著這個無論怎樣看也不覺得很強的神官,摸了一下祈一下禱就輕鬆解決了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森林裡跟著水晶球指示前進的古斯希特和白月一路上非常順利,對方似乎遺忘了他們兩個,或是真不當他們兩人是威脅,沿途沒有人跟蹤或是追擊他們。

雖然如此,他們的行進速度仍是遠遠比不上另一邊的芙莉娜,即使有水晶球的指示,但不熟悉地形的他們在森林中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走。

晚上他們也聽到了爆炸的聲音,從聲音的距來推測他們和爆炸現場有點距離,如果安娜一行人是身處爆炸現場的話,那他們現在就像是在一個圓周上走著相反的方向,雖然目的地是一樣,但路程卻不可能遇得到。

「古斯希特,前面應該有人。」白月跟在古斯希特身後,手上拿著隨時可以發射的十字弓。

「嗯。地上有人類出入過的痕跡,而且還很新。」古斯希特看著地上原本應該是被人砍斷的灌木叢,那絕對不是野獸的獸道,只有人類才會這樣開闢道路前進。考慮一下之後他們決定避開這小路躲入樹叢後行動。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一整夜,天色開始亮起來,被藍青反綁的少年臉上有著未乾的的淚痕。那條綁住他的粗麻繩另一端和藍青繫了在一起,不過即使不這樣做平日只會窩在工房練習魔法從沒鍛鍊過身體的少年魔法師也沒可能掙得開身上的麻繩。

逃走無望又落入芙莉娜這種恐怖存在手中,少年當初的倔強已經消失在恐懼之下,整個晚上他不時像隻受驚的兔子般不安的看著三人。

在他眼中現在正圍著圈坐的三人就好像在在討論要怎樣把他煮來吃的食人族一樣。一整晚沒有休息,精神力處於水平以下的他現在大概半個魔法也使不出來吧!

被繩子拖著走的少年沒精打彩地走,雖然成為俘虜的他也有水有食物,但看來這個少年平日很少操勞,才走了沒一小時他已經臉色發青,累得走不動了。

氣吁吁的他蹲在地上,額邊的汗和喘息聲都在證明著他沒有做戲,他是真的沒氣力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芙莉娜撃退了對方的魔法師後,莫道爾等人早就已經被芙莉娜趕了回去,逃往森林另一邊的三人在森口入口附近稍為休整的三人組大眼看小眼的對望著。最後芙莉娜嘆了口氣撇開臉。

「什麼!為什麼要對著我嘆氣!」正拍著沾在衣服上的塵埃,藍青一身狼狽的單手抱著用布包得密密實實的長劍,當他感覺到芙莉娜盯著他看時她正好嘆了口氣。

「為什麼偏偏是看上去最弱的你?」芙莉娜毫不客氣的發出抱怨。

「什麼最弱!妳這樣說我會受傷的!」藍青沒有提出什麼理據反駁,芙莉娜再一次上下打量藍青之後再一次嘆氣。

「難得現在平靜下來了,大家不如先找個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吧?這裡太顯眼了,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回頭再攻擊。」安娜拉了拉兩人的衣袖,環看四周零星的火苗,火光紅紅的不就是引人來找他們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芙莉娜一邊說莫道爾和三名青年的臉色就越聽越青白,芙莉娜經歷過的事自己在這個家族中不會是個秘密,但是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當事人親自形容出來,基於對芙莉娜的恐懼和他們熟知魔法的威力,即使芙莉娜已經輕輕帶過但他們仍然輕易的聯想到當時的光景有多可怕。

「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人逃了出去,但當時現場只剩下我這個活人,之後的事………」

「不要說了。不要說下去了。」安娜突然上前抱住芙莉娜,芙莉娜沒有掙扎,她只是很意外安娜的反應。

安娜臉上掛著兩道源源不絕的眼痕撲到自己的身上,有點讓人搞不清楚是安娜想安慰她,還是她應該哄她別哭。

「不要說得像是別人的事,芙莉娜是人來的,有感情的,不想說得像陌生人的事情那樣,請妳不要把感情都抽離了好不好?」已經伏在芙莉娜肩膀上的安娜用她充滿哭音的聲音說著。她不想知道到底為什麼芙莉娜可以活得這麼久,現在這一刻她只是無法忍耐芙莉娜像是毫不在意似的述說著自己親眼看到家人﹑朋友﹑鄰居一一死在自己面前。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紅眸凝視著中年男子,芙莉娜再向前踏出一步,那三名青年差點就發出尖叫,他們喃喃自語的唸著魔女一詞,聽得了的中年男人皺起了眉,心怕勾起了一臉寒霜的魔法師的不悅,要是她有什麼突發舉動他們四人恐怕也沒辦法抵擋。

「還真是令人懷念的稱呼。莫道爾我也不客氣的說了,這島是我的故鄉,我回來不回來輪不到你來過問。現在既然你自己主動過來我也正好問問你,島上這異動是你們有份造成的嗎?」

芙莉娜沒說完,被她稱呼為莫道爾的中年男子立即慌張否認,又是發誓又是拿身家性命擔保一番後才讓芙莉娜收回瞪在他身上的目光,稍微鬆了口氣的中年人這才把一行人帶到他在島上的宅子。

宅子外觀一看就知道屋齡不小,藤蔓爬滿了宅子的外牆,而建築風格也十分有古典味。

莫道爾打開大門之後,隨後跟著進去的安娜嚇了一大跳,另外三人也定神的看了好一會。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行人在魔法師公會的分處辦公室沒能得到想要的答案,雖然那裡的職員知道芙莉娜的身份後表現得很尊敬,可惜他們對於儀式一事似乎毫不知情,而對於島上的異常他們掌握到的資料仍是不多,結果無功而回了。

回到大街上,他們考慮一下之後還是決定不趕夜路先找個休息的地方以免半夜在郊外遇上敵人時會因為對地形不清楚而陷入險境。

坐在小旅館大廳的客人只有幾個,古斯希特一行人坐下之後沒多久芙莉娜就示意他們有人盯著他們了。

「是透視魔法的一種,安娜感覺到有魔力指向這邊嗎?」芙莉娜感覺到有人監視自己並不是因為她有著和戰士一樣的敏銳直覺。

要是對方大意的散發了敵意或是殺氣,那麼在她察覺之前古斯希特和藍青應該已經先一步發現了。她能察覺得到完全是因為對方用的是魔法,而且是以她為目標使出的窺視魔法。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11  本宣 (600)  

 2012年度的紀念及個人誌正或開始預購囉!

(預購截止日期︰2012年5月30日)

這次和去年一樣也是委託台灣月見草代理!

月見草購物車連結︰《御神 上﹑下》(撃點開新視窗)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在前往哈姆雷島的船上,大部份的乘客都像是和魔法行業有關似的,四處都是不同顏色長袍打扮的魔法師,或是帶著一箱箱由外地搜集回來的魔法材料的商人,也有父母帶著孩子前往拜師,整艘船上就只有一個話題,魔法。

兩天一夜的船程裡,白月是第一個因為暈船而不得不待在船艙休息的成員,而另外四人也因為不想另生枝節,大多數時間也沒到甲板等地,所以船上變得奇異的氣氛他們是到了準備下船時才感覺得到。

「發生了什麼事?」擅長打聽消息的藍青在人群中左轉右轉詢問著,雖然大部份魔法師乘客都沒有回話,不過商人可就不同,難得有個同一國的人上前搭話立即滔滔不絕的把這兩天的事從頭說了一次。

「古斯!原來有小孩不見了。」回到同伴的身邊,藍青壓低了聲音說著。「聽說是昨天晚上不見的,沒發現有掉到海裡,也沒有人聽到小孩求救。不會是有關係的吧?」

「很難說。」看到小孩的母親正哭得死去活來,四周的魔法師顯得有點不耐煩,古斯希特看了看身邊的同伴,突然看到芙莉娜竟然上前走到那個婦人身前。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到位於拉雷斯領地最大的港口,安娜他們正在面對港口的小旅館裡邊等著,前往哈姆雷島的船隔天才有一班,而他們不幸的錯過了昨天的船,只好乖乖的多等一天。

在這港口他們沒有預定要做的工作,所以五人不是窩在房間就是在旅館大廳呆著。

而難得的空閒安娜就用來練習她的魔法冥想,這幾天由拉雷斯城前來港口的路程中,每晚休息前她都會練習冥想。

雖然仍是沒辦法在沒冥想的情況下清楚的感覺到元素的流動,但對於自己擁有魔力一事她覺得踏實了很多。她感覺可以利用自己的意志操控身體裡應該是魔力的一道暖流,讓魔力集中還是游走全身她已經稍微辦得到。把這情況告訴芙莉娜之後,她沒說什麼但開始教她魔法咒文了。

借助魔法元素發動魔法有幾種方法,一般低階的魔法可以利用唱頌咒文發動,而一些大型和大範圍的就需要借助魔法陣的力量,魔法陣可以是魔法師利用自己的魔力在心中繪製從而在讓魔法陣以空想的線條呈現,亦可以是預先刻在指定場所之上,有了魔法陣再配合簡單的咒文就可以發動威力強大的魔法。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門外,兩個行徑鬼祟的人在門上的鎖匙孔偷窺著房內的情況。他們無視著走廊上路過的人的懷疑目光,只顧著互相搶著看房間內的情況。

「你們兩個不要這麼難看吧?」站在他們身後的古斯希特沒好氣的看著。

「不要這麼大聲啦!安娜正問著芙莉娜事情!」白月轉頭瞪了古斯希特一眼,警告不後者要害她被房內的人發現了。

「剛剛你明明就說對別人的身細不能多問所以只能等對方說出來。現在就偷聽嗎?那藍青你又出於什麼原因蹲在這裡?」

「當然是監視安娜有沒有被欺負啦!古斯你一點都不擔心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拉雷斯城的目的已經達到,可以隨時起行前往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召喚魔神的儀式場地竟然是人稱魔法師之島的哈姆雷島。這消息令芙莉娜以外的人大吃一驚,沒有人會想到在大魔法師出生的島上竟然會有這樣的事。

「芙莉娜,之前妳說過能舉行儀式的地方不多,是因為有什麼特定的條件嗎?」安娜心想一定是有什麼特別原因決定儀式的場所。

幾個人就在不算寬大的房間中圍著坐,現在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看著脫下了斗蓬的芙莉娜,雖然大家也還沒看習慣她髮瞳的顏色,但也沒有初次見面時的驚訝了。

「是的。那一定要是魔力集中的地方,雖然有上古的遺址,還要沒有神殿。」

「那怪不得妳說地方有限,在大陸上要找到上古的遺址已經艱難,還要沒有神殿。誰不知道教廷早就把神殿的網絡擴展到整個帝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程的路上,安娜和芙莉娜坐在雇來的馬車中,除了魔法師多拿了一根魔杖之外,安娜也由尤里手中得到不少禮物,不過她卻沒有一點高興的表情。

她是笑不出來。

「我想什麼?」只有車輪聲的車廂中,芙莉娜盯著對面的安娜看了好一陣子終於開口打破沉默。

「我在想我真的很沒用,不是說我在戰鬥中幫不到忙的問題,而是我覺得自己凡事只會向自己想知的方向想。像這次的事,我不是今天才聽到活祭品的字眼,但我自己一心以為不會是『那個』意思而沒有問過任何人!」安娜垂首看著車廂車板,聲音充滿著對自己的不滿。

「所以?」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