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幾天我很鬱悶的待在家裡,雖然家務不必做,過的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只不過服侍你的人既不讓你自己動手的同時又用一副『沒你辦法』的表情提供服務,我想沒有人會覺得這感覺很寫意。

現在我坐在大宅中一樓的日光室,左手邊的茶几上放著新鮮烤好的手工瓶乾,而我家的執事梅二,其實他叫梅爾力克,而他的雙生大哥叫梅利亞,不過就算我記得名字也認不出他們,而梅一﹑梅二的稱呼也是他們主動提供的,說是我的哥哥當年住在這宅第時是這樣叫他們的。

不過我哥比我大了八歲,這麼說他們這個沒什麼美感的別稱最起碼被人叫了八年。

我現在有點懷疑他們是不是把對我哥的怨意報復在我身上了?

「大小姐看似心情不是很好,是因為這幾天不得不在家休息而皮質醇昇高了嗎?」或許是看到我手拿著書又不看而臉色又很臭的樣子,今天晃在我身邊的梅二語氣很關心的問。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澄這一睡,醒過來時已經是傍晚時份,暈轎的不適已經退去很多,她坐起身在銅鏡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然後有點不安的打開了房間的門。雖然還有日落的暈暉,但別苑四周已經開始點燈,她一打開門就看到一個很漂亮的花園,剛剛的那個婦人正坐在花園中的涼亭,看到她出來後溫柔的朝她招了招手。

當真澄走到她身邊的時候,她伸手拉著她的手,讓她坐到她的身邊。

「嚇到妳了吧?突然派人來接妳。因為太上皇等到現在映藍還沒帶妳來,等得不耐煩了。」

真澄不知道怎樣回應,總不能說她真的是嚇到了,而且還緊張得要命吧!而且這個溫柔的婦人是什麼人呢?

「我是映藍的奶奶。跟映藍一樣喊奶奶就好了。」像是知道她心底在想什麼似的,婦人笑了笑。婦人笑得輕鬆,真澄卻差點嚇得就彈起身來了,怎麼一來就空接見到長輩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好。我是閃的納娜塔。」梳著兩條長長的麻花辮,身上穿著明顯異國風味的衣服,加上她的銀髮綠眸說明了她不是景國的人,因為真澄目前為止見過的景國人都是黑或是棕髮的,這麼特別的灰銀色頭髮在哪個世界也很少見的吧?

這兩個女孩子在準備回程的時候在走廊上相遇,鳳霜跟在真澄身後,而納娜塔身邊則跟了四﹑五個衛兵。納娜塔好像很高興似的在遠處就開始揮手,然後就似一支箭似的衝到了她的面前。她叉著小腰轉著大大的眼睛,給人的第一感覺是古靈精怪。

「泉真澄。」真澄有點納悶的回應,看她身後幾個面有難色的衛兵,還有這少女的和大家不一樣的外型,她完全摸不著頭緒。

「大人,這位是閃的納娜塔公主,昨天被當成刺客在林子中找到的。」鳳霜在真澄身邊補上一句,聽得納娜塔鼓著臉頰。

「都說我不是刺客。對了!我見到你掉下湖了!你沒事吧!」納娜塔湊到真澄身邊轉了一個圈,看到她真的沒事好像鬆了口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閣下!敵方俘虜人數大約七百左右,後方護衛艦隊已經準備好接收工作。」

「先發突擊艦隊已經和羅米尼斯號會合,羅米尼斯艦參謀長柏格米斯大佐已經由先發部隊接來這裡。」

「參謀長閣下,重整陣營的工作已初步完成,殿後部隊已經出發搜尋亞米尼堅軍殘黨。」

「嗯。照之前的方案去做。現在才是我們參謀團忙碌的時候。各位加把勁!……大提督呢?現在不是他發表勝利宣言的時候嗎?」埋首於各種報告之中的朱利亞烈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長官在不知不覺間一聲不響的離開了艦橋。

「閣下他說去一下醫務室。」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艇內在瞬間回歸寂靜,就像先前的喧鬧都是幻象一樣,只是先前站著的四人變成兩人而已。幾分鐘之前,提米雷才解決掉柏加身邊的兩個手下,下一刻到底發生什麼事……現在問他他也很難完整的說出來。

就在提米雷說完叫柏加投降之後吧!柏加一邊怒叫還沒結束的然後在腰後掏出一把小型的古董手槍,而且是那種用子彈的古董。

「到現在你還打算掙扎?開槍把我打死嗎?別忘了這邊還有另外兩支槍。」提米雷擺出射擊姿態,在這麼近的距離一對一開槍的話一定會打中的話,不論是她還是柏加本人。

「那邊那個雖然不成材,但始終是我兒子吧!殿下就從來沒想過事實上他是站我這邊的嗎?」柏加扣下機板,就像是在賭博中押下所有財產一樣,柏加這一刻押下了一切,反正殺不了這裡的人他所做的事也會曝光。

「這個我可沒想過呢!」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閣下,技術團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了。預定再十四小時就可以初步的打開那面鏡,打開之後得先觀察鏡的質量才可以確定需要多少時間才可以讓艦隊進去,大約的時間……還要一天。」朱利亞烈看著技術團提交上來的報告向長官報告著。

「比起之前這次的速度算是很快了不是嗎?我還以為起碼得花上三天才看得到成果呢!」馬格羅大提督看著自己面前小螢幕上技術團艦隻忙碌的情像笑著說,現在他指揮的雲尼魯那卡斯艦隊抱持著觀望態度集結在技術團後方零點五宇宙公里,只要那面鏡一天不能打開他們就不能撤退。

「相比陛下的怒氣,幾天通宵只是閒事吧!尤其是涅羅沃斯那邊,聽說當米拉奇大提督收到陛下的抗議聲明和警告時差點得讓人扶著才站得穩。」朱利亞烈回想那時卡斯哈羅陛下強行切入通訊回路時自己也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那時還好陛下的怒氣是指向馬格羅的,自己並不是目標之一,但當時的壓迫感還真強,所以他能想像到米拉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別說得陛下好像這麼恐怖,他還能這麼冷靜處理已經很難得,別忘了這已經是第二次他最親的人出事,他要橫蠻無理也奈何不了吧!對了,朱利亞烈,你們參謀團已經安排好派什麼先頭部隊!」馬格羅伸手撥了撥擋著自己視線的頭髮,之後按了按電腦的鍵盤打開雲尼魯那卡斯的部隊分佈圖。

「我們先根據托泰斯提供的情報預定『鏡』裡面是有一支或以上分艦隊數量的敵軍在內,所以我們參謀團一致認為先頭部隊應該是以突擊艦隊為主力,如果立即開戰的話戰力是足夠的,再之後是護衛艦隊和打擊艦隊,派這兩支艦隊進去的時候應該已經掌握了局面,至於旗艦倒是沒有非進去不可的必要。」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逃生艇之中全部只有七個乘員,而這七個人之中卻已經分為兩股勢力,單看外表一定會認為是那提維爾和夫卡文二號之間的對立,但細看之下卻不是這麼的一回事,一個普通市民打扮的男子加上兩個穿著都市艦制服的男人拿著槍指嚇著其餘四人。同樣是看看外表,這四名被指嚇的人一看之下身份地位都比較高。

「這樣的接待方式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即使被人用槍指著額頭,提米雷似乎也沒打算在嘴上饒過敵人。她安坐在座位裡瞪著對方像是主使者的男人。

「我也是第一次這樣邀請一名高級軍官。對大家來說都是新鮮的經驗吧!」身份已經曝光的幕後黑手柏加.尤萊冷冷的瞄了自己的兒子一眼之後說。

「新鮮的經驗嗎?我想在這混亂的戰場中就算脅持著我們也不可能為你爭取到什麼有利條件。如果你想向那提維爾軍作出要脅的話更加是白費心機。」提米雷聳聳肩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她自己很清楚那提維爾軍不可能為了她一個人妥協些什麼,外人或許會覺得很無情,不過他們明白,如果為了一個人能得救而需要犧牲其他大部份的人,這樣的事更令人難以接受。

所以大部份人的習慣是登上戰艦之前都寫下一封遺書交代一切,免得發生什麼萬一。所以就算把提米雷五花大綁的扔在那提維爾軍面前也不可能作為交換條件的。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茶水間突然傳出一陣激烈的碰撞聲,艦橋上的人大家都不安的互相對視,勇敢一點的還打算撞進茶水間裡看一下到底是什麼事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原來是你這個混帳!」拉菲特把拉穆推到牆邊然後一手扯著他的衣領,現場的那提維爾人想上前勸架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最後只好忍心看著拉菲特痛揍拉穆一頓。

「我早就知道你知道一切後一定不會原諒我,不過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真的。」任由嘴角滴著血絲,拉穆閉上雙眼等待拉菲特再揮下拳頭。

「都是你這傢伙!如果不是你……不是你…西蔓思不會弄成這樣的!」憤怒的拳頭像雨點般落下,面對自己的好朋友也可以氣得下這樣的重手,提米雷現在才感受到其他人說拉菲特疼愛西蔓思。

「好了。你現在打死他也沒用的!你們兩個現在要做的不是在這裡打架,與其有這種精神不如管好艦內的事!」提米雷看不過眼上前抓著拉菲特想再揮下的拳頭,幸好她自己並不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否則以拉菲特的力度她大多會一起撞到牆上吧!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軍相距的距離只剩下二十五宇宙公里左右,所謂如箭在弦就是這種情況吧!

不過在亞米尼堅軍的眼中,他們的司令官已經是一副打勝杖的心態,手持和對方相比的壓倒性軍力,所擺出來的陣式也是充滿挑釁的意味,完全是認為對手必敗無疑般高姿態地發出開戰宣言。

看在艾倫上校的眼中他是感到有點矛盾又覺得可悲,他們同是生活在同一個星球的人卻互不了解,甚至是要在平等的大家之中分出等級,比起眼前另一個宇宙的人他們真是污濁極了。

亞米尼堅軍的威嚇告一段落之後,羅米尼斯一行人和艾倫上校都各自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下一波攻擊會在何時開始,但他們卻已經在這段時間內掌握到對方的各種資料,由羅米尼斯號上的戰術參謀提供的意見,如此無效的威嚇行為只是特顯出司令官的幼稚和不成熟,這樣的敵人即使手持火力驚人的武器也不足為懼。

「這種時候提督閣下應該很想站在司令艦橋上高聲和敵人叫罵吧!」藏身於陰暗的角落,由拉菲特家裡逃出來的芙斯曼有感而發的說。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艾倫上校那邊怎麼了?」西維爾快步趕回艦橋,他沒理會參謀團的眾人向他投來的曖昧眼神,一定是那個通訊士改行當大嘴巴了,整個艦橋上的人好像都知道他剛才和誰通過訊,不過幸好拉米拉斯不在,否則句句刺骨的話肯定是避不過了。

「獨立聯盟現在正和亞米尼堅軍第七十八艦隊展開談判,不過艾倫上校捎通訊來請我們不要抱太大期望。」格雷威斯爾看著通訊士給他的通訊內容搖了搖頭。

「希夫洛,艦艇的安排如何?」

「參謀長,我們現有的三艘護衛艦已安排在夫卡文二號周邊,以護衛艦的硬度應該可以擋一下敵人的炮彈。而另外的四艘戰艦會主力迎擊,作戰的目標暫定為保護本艦和夫卡文二號。話先說在前頭,相比起幫助亞米尼堅獨立聯盟,我軍和都市艦的安全比較重要,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本人不排除會有扔下亞米尼堅獨立聯盟撤退的可能性。參謀長閣下,現在派接駁艇把司令閣下接回來也來得及的。要撤退始終是戰艦的成功率比較大!」

「希望情況不會壞到這個地步吧!」哈夫拉曼嘆了口氣,他們這群參謀因為沒地方表現他們的專長而悶悶不樂,無所事事的感覺令他們個個都擺出苦瓜臉,當中除了米卓爾例外,因為他正熱衷於監察各艦的物資用度,一旦超出他定的標準就會被他破口大罵,由另一方面看這也是他悶悶不樂的一面吧!畢竟平日他大都是一言不發的,生氣的時候也只是冷冷的數落別人,破口大罵就真是很少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知道拉菲特同意讓米雷爾離開之後,提米雷立即通知了畢西哲姆找兩個人和米雷爾回到羅米尼斯號上,不過提米雷卻暗示畢西哲姆必須留在夫卡文二號上繼續擔任史萊卡芬司令的角色。不過可能她是有一點點私心不想沒由來的找個准提督壓在西維爾的頭上,能欺壓他的只有她一個!這應該才是她的心聲吧!

「提督…我怎麼不能留下來?」米雷爾因為長高了而令到之前的軍服已經不合身,所有以只是穿著平日穿的襯衫長褲,在一群軍人之中他正是突兀的一個。

「小子,有人想殺你,難道還讓你留在這裡讓人宰割嗎?放心吧!你到艦上之後西維爾他會好好安排的了!」

「不是這個問題……我……」

「哦!那位小姐的事你就放心吧!」提米雷看著米雷爾欲言又止的樣子就認為他是為了那個正躺在醫院的漂亮小姐。所以她很不客氣的大笑三聲取笑一下米雷爾。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螢光幕上的雙方都正愁雲深鎖的低頭沉思,在對話螢幕左邊顯示著米羅拉號傳送過來的亞米尼堅軍集結圖片。

「距離不到八十宇宙公里了嗎?柏格米斯大佐,你們認為我們應該立刻離開這附近嗎?」艾倫上校撫著臉上的鬍子說。

「恐怕我們也沒什麼地方可以逃。這個宙域形狀狹長而且沒有殞石帶可以躲藏,到最後我們也只有背水一戰不是嗎?既然是這樣,我方雖然力量微小,但也會盡力備戰的。」

「那麼大佐預計我們多久之後會和對方接觸?」

「如果對方知道我軍正準備打開來這裡的鏡的話那他們應該會慬慎行事吧!他們並不知道我們到底是不是那提維爾大軍不是嗎?上校應該也知道不清楚敵人底細是絕不能輕舉妄動這個信條的吧!」西維爾笑說,或許他們都被提米雷影響,而他們亦的確已經歷劫生死很多次了,對於自己身陷敵陣還是孤軍作戰也能冷靜面對,甚至是不當是一回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了,拉菲特艦長剛才說是要招呼閣下和殿下用晚餐的吧!現在這主意恐怕要打消了。」因為槍戰是由蒙面份子先發起的,再加上提米雷的厲聲恐嚇,都市艦的警方並沒有扣查任何一個史萊卡芬的成員,甚至是像趕瘟神似的把他們送走。

忙了好一陣子,現場上也只剩下那提維爾軍的司令官們。正在最佳狀態下的拉米拉斯向芙斯曼悄悄交代幾句之後就獨自一人走到被威嚇遠離少管閒事的拉菲特那邊。雖說是遠離,不過剛才上演的一幕他當然看得到,只是聽不到而已。到底他會怎樣想提米雷和米雷爾的關係呢!

「發生了這樣的事,恐怕殿下和閣下都沒心情吧!等會我派人送你們到休息的地方吧!」拉菲特偷偷瞧著提米雷和米雷爾的身影,拉米拉斯看著他突然覺得這個拉菲特現在的表情簡直像是一個只會暗戀別人的男孩子看著意中人和另一個男人談笑風生的妒夫……

「這方面艦長不必擔心,這種小爭執等一會他們就會忘得一乾二淨了。倒是艦長的妹妹不是受傷了嗎?我聽到他們是這樣說的。希望令妹的傷勢沒什麼大礙。那麼我就先向提督閣下報告一下了。」

拉米拉斯敬了個禮就離開了,根本就沒等拉菲特說出似乎想說的話。拉米拉斯和芙斯曼兩個一致決定要讓提米雷和米雷爾黏在一起,如果現在任由提米雷或是米雷爾任何一個落單的話恐怕還會繼續發生這樣的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有人在我背後說我的壞話。」提米雷掏出手絹擦了擦鼻子,幸好那個拉菲特現在不在這個艦長室裡,否則就失禮了。

「我覺得閣下應該是感冒才對,之前閣下不是穿得很單薄嗎?艦橋的冷氣又真是比較強的呢!」拉米拉斯沒個客人樣的到處翻看房間主人的物件,雖然知道頭頂的閉路電視正在運作,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監視之中,但他似乎是想挑釁似的把桌上一張一張的文件逐張看,只差沒過份到想打開別人的電腦。

「現在這裡沒開太大冷氣也讓人渾身不舒服呀!怎麼說呢!是芒刺在背的感覺嗎?」提米雷收起手絹轉而看著放在膝上的微型電腦,上面顯示著的是這個星域的平面圖,她設定了好幾個可能會和敵軍遭遇的地點,不用等西維爾向她報告她也猜得到正潛伏的亞米尼堅軍會找出他們並全力攻擊的事實。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我們現在身處毒蛇的窩呢!」

「形容得真貼切。看吧!毒蛇來了。」隨著這句說話的完結,門外的腳步聲也停了下來,不用多想也知道是這房間的主人回來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貴的氣質﹑優雅的舉止﹑得禮的談吐……以上到底有哪一點是提米雷沒有的呢?答案是全部都有,不過提米雷的表達手法一向很另類。

對她來說,這些帝室的涵養只需在身為帝室代表時表現就可以了,穿上軍服就是軍人,以上三點都不是軍人必須的修養,所以在軍中她的形象才會一直維持在過於率性的印象(或者是任性?),她本人毫不在意,跟在她底下工作的人也不介意,甚至是覺得這樣的殿下比較容易相處,所以提米雷的人緣一向不錯,她在軍中的朋友之多是外人想像不到的。

她這種人和她合得來的會很合拍,但合不來的大多會像是世仇一樣。在目前這個環境很明顯的拉菲特是歸類於世仇的行列,他在人後看著提米雷的目光充滿嫉妒,雖然他努力的掩飾但仍然瞞不過拉米拉斯和芙斯曼的眼。

「不知紅茶合不合提督閣下的口味呢?」拉菲特領著眾人來到一間佈置優雅的會客室,在會客室內待命的女秘書立刻推出放著咖啡紅茶和點心的餐車。

「想不到艦長有這麼優雅的嗜好,隨便給我一杯水就可以了。剛才艦長也介紹過的……這位是尤萊先生吧!尤萊先生既然是夫卡文二號的市長,我想你也會一起討論,開始正題吧?」提米雷謝絕了香味四散的茶和咖啡,一來是她不想在小動作中透露出任何會暴露身份的蛛絲馬跡,二是他信不過拉菲特這個人,萬一有什麼古怪的藥混在那些飲品裡的話她就麻煩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羅米尼斯號的艦橋上眾人再次陷入沉默之中,原因是出自這支艦隊最令人頭痛的人物提米雷又說出令人困擾的話。

「什麼叫由妳去就可以!閣下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嗎?」寂靜就是由西維爾火冒三丈的說出這一句起。大家都在想,尤其是芙斯曼,她可是親眼目睹提米雷因『身份』問題動手打西維爾的。

「我沒忘,我不去你還有別的人選嗎?你本身已不能離開艦隊,參謀團亦不能隨便離開,閒閒無事的我去就最適合了。而且遇到要作決定的時候我有自信可以處理得很好。」提米雷冷靜的說,她知道自己這個提案會令西維爾大發雷霆,他的反應完全在計算之內。想他點頭答應首要條件就是不可以和他吵!

「閣下,妳也聽到的,拉菲特在打聽閣下在不在艦上,他有什麼計劃我們不知道,妳又怎可以冒險!」

「他也不會想得到我會自己送上門,我現在這模樣除了是認識我的人之外有誰會和王女殿下關想在一起?你說是不是,米羅普。」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嗎?他們想和我們通訊嗎?那麼上校你是怎樣回答的?呀…是這樣嗎?那位指揮官是?知道了。我會主動聯絡他們的了。麻煩你了,上校。」關掉音頻通訊之後,聲音的主人在寬闊的房間中來回踱步。

「西維爾.柏格米斯……柏格米斯公爵……是了。一定是那個被帝國皇女捕獲的可憐男人。有他在的艦上毫無疑問皇女也會在的。怎麼辦好呢?前承繼人殿下!」男人把視線轉向一名雙手被銬著的年輕男子,他有著令人熟悉的一頭紫色頭髮。

「你的計劃不會成功的!別以為你會成功!」米雷爾.卡斯哈羅.羅烈佛利特咬牙切齒的說。

「殿下又怎會知道呢?難得我終於遇上一位難得的女性帝室人員,我怎樣也不會放過的。殿下應該多擔心自己一點吧!」拉菲特上前用手托起米雷爾的下巴,他把臉湊到米雷爾的耳邊。「沒有利用價值的東西到底該怎樣處理呢!殿下?為了自己,你知道自己該怎樣做嗎?」

「你這個人渣!」米雷爾氣得想用自己的頭撞向拉菲特,就算自己的頭會痛得要命也要出出被人愚弄的這口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緊張和不安的氣氛不是只有求助無援的羅米尼斯上才感受得到,現在連一向以戰績輝煌(宇宙生物之忠實好友?)聞名的米那維希普爾.馬格羅亦清楚的感覺得到。

他剛剛才被怒氣衝天的哈斯卡羅陛下狠狠的臭罵了一頓,雖然那個白痴的命令不是他下的,但他卻是這次行動的總負責人,他必須替米拉奇善後。他當然知道這次事件的嚴重性,讓身為帝國承繼人的王女殿下安全回帝都擔任巡邏工作,接手羅米尼斯艦隊的調查工作,嚴防任何可能是亞米尼堅入侵帝國的計劃,現在第一﹑二項已經完成不了,不旦讓王女失蹤更令羅米尼斯艦隊中的軍官出現反彈,他現在頭痛得要命。

「閣下,有關米拉奇大提督的問題必須立即回覆軍令本部。閣下已經對米拉奇大提督的處分有大概的打算了吧!」雲尼魯那卡斯艦隊參謀長朱利亞烈已經著手處理先前因為要進行內部調查而命令涅羅沃斯鎮守府的將校所提交的報告。令他意外的是雖然那提維爾人一向的行事作風都是有話說話,絕不偏私,不過把長官寫得這麼不堪的還是第一次見,可以算是集體聯署投訴米拉奇大提督的了。

「革職是一定的。違背了軍令本部的命令也算了,身為一個鎮守府司令竟然做出這般荒謬的事還可以把鎮守府軍人性命交給他嗎?你就這樣回覆軍令本部。是我強烈建議革職的。」馬格羅一臉不悅的說。

「是的。」在鍵盤上飛快的打下給軍令本部的報告的結尾,傳送鍵一按就完成一項工作,接下來的是威茨拉提督的柏尤拉姆艦隊和羅米尼斯艦隊的分配工作,這兩個艦隊雖然只有雲尼魯那卡斯艦隊的三分之二,但過量的戰力集結在一起只會分散了其他地方的防衛。但是假如那面鏡真的是亞米尼堅軍的所為,那一旦開戰我軍就有壓倒性的優勢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拉米拉斯,艦體和乘艦人員的損傷狀況如何?」經過一段時間不短的激烈震盪,羅米尼斯號終於平安無事的通過了『鏡』,不過要說真是平安無事又有點牽強,因為艦尾右邊正冒著黑煙。羅米尼斯號現在關掉了所有動力作詳細的檢查維修,而艦上乘員亦有部份出現不適的情況,最忙的莫過於醫療班和整備班了。

「呀……參謀長…艦尾右邊的推進器需要緊急維修,不過情況仍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至於燃料沒有問題,艦上的米普粒子收集裝置仍在正常運作。至於死傷人數,初步估計重傷十名,全部都是在發生爆炸的D4區域,而輕傷的數字還要等醫療班的報告。不過沒有人死已經是萬幸。」拉米拉斯扶著座椅把手站起身,看他疲憊的樣子他似乎可計算在傷員名單中。

「拉米拉斯,你去休息一下比較好吧!你是艦長,如果你倒下了我們都會很困擾,現在先去休息一下,艦內的工作有我們看著。帶他到醫務室看一下吧!」提米雷走到下層艦橋把拉米拉斯趕離座位,見他搖搖晃晃的就乾脆叫了艦橋內另外兩個年輕小伙子把他抬走。

「好了,艦橋成員們都辛苦了,現在分三班輪休,身體不適的優先,書記你可以安排一下吧!西維爾,你和參謀團都下來幫一下忙吧!反正大家的身體好像都沒什麼問題。」提米雷精神奕奕的在艦橋四處走動,看得西維爾不停搖頭。

「殿下,妳身體沒什麼不舒服吧!」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氣死我了!簡直是荒謬!」提米雷煩躁的在艦橋上左右踱步,稍微冷靜下來的她仍是一臉想要殺人的表情,但以她沒有再動手把上前慰問的人打飛的反應來看,她算是接受了這個事實,不過心裡卻很不甘……

「閣下,這是軍令本部的直接命令,如果閣下現在抵死不從,那軍令本部就更能名正言順的把閣下強行送返帝都,而且停職反省的時間不知會有多長,閣下還是聽從的好。」西維爾把在踱步的提米雷拉回座位上,隨即遞上一杯冰水。

「我就知道軍令本部是故意引我違抗命令的!但我就是生氣!誰都知道他們這樣的安排完全是因為對米雷爾的事存有恐懼感,但這種安排不只是對帝室更是對我的奇恥大辱!這和敵前逃亡根本沒有任何分別!」提米雷咕嚕咕嚕的把一整杯水一口氣喝下。

「司令閣下,是米拉奇大提督的通訊……請問要接嗎?」額上貼著膠布的通訊參謀格雷威斯爾和提米雷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報告。

「那個白痴的混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